标题
更多
在线表单提交
更多
下拉表单:
首页 >> 保定榜样 >>保定榜样 >> 小小书社,打造保定作家群读书角
详细内容

小小书社,打造保定作家群读书角

时间:2019-01-07     【转载】

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以孙犁、梁斌等为主要代表的保定作家群,用一系列优秀作品,为历史文化名城保定打造了一张亮丽的名片。而今,在实体书店颇为艰辛的大环境下,有一家书店专门留出一方书架,只为展示保定作家群的作品。


1993年,当27岁的孙长利开办小小书社时,恰逢世界第一部智能手机在美国诞生。“那时候谁能想到,有一天手机能把书店挤成这样啊!”孙长利称,当时他还在痴迷于保定作家刘流的大作《烈火金刚》。

曾几何时,保定作家群的书,在全国书店随处可见。


 5000元开了8平方米书店,经历黄金年代


“你这么喜欢书,不如开家书店,自己看书还能养活自己。”1993年,受夜大老师一句玩笑的影响,孙长利上了心,拿着凑来的5000元钱,在红阳大街(原红阳路)开起了“小小书社”。

书社共8平方米,一月的租金120元,平时主要是姐姐照看。后来,看到姐姐实在忙不过来,在药厂当库管的孙长利换了个工种——装卸工。“装卸工作强度极大,不如库管吃香,不过一天只干两三个小时,时间更充裕。”孙长利称,经过姐弟俩每天10多个小时的努力,1995年俩人就搬到了旁边一个30平方米的商铺,租金每月涨到了600元。

在孙长利印象里,1995年到2007年,算是实体书店的黄金年代:“那时候,4类书好卖,中小学教辅、名人名著、社科类书籍和工具书。像《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红与黑》等国内外名著,来一批就卖光一批……”因为开书店赚了钱,2000年药厂分房的时候,孙长利没借一分钱,全款买了80多平方米的新房,第二年还买了私家车,一度让同事们颇为羡慕。


连续4年赔钱,“感觉一下子就没人买书了”


在孙长利印象中,25年来,小小书社经历了4次搬迁,从最初的8平方米到如今的120平方米,小小书社活下来并不容易。

“这些年,受过盗版书的冲击,但时间并不太长,力度也没那么大,人们最终还是认可正版书。”孙长利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他感受到了实体书店的寒冬。“从2013年开始,感觉一下子就没人买书了。”孙长利说,那一段时间几乎什么书都卖不动,平时备受欢迎的《读者》,一两个月也卖不了一本。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6年。

无奈之下,孙长利也开始减少进书,把书架变成文具架,开始靠卖文具维持书社。“一年房租4万,大环境这样,不妥协不行啊!”孙长利称,那几年常有人劝他关掉书社,这让他一度感觉:实体书店的路,走到了尽头。

连续4年赔钱,就在孙长利感觉愈发艰难的时候,2017年,书店的春天似乎回来了。


实体书店回暖,想为保定作家群“尽点心意”


“可能是高层提倡全民阅读大环境的影响,也许还有国学回归的因素,以前半年都卖不了几本儿童读物,2017年卖得非常好。今年暑假后开学一周,仅儿童读物《弟子规》《三字经》等我就卖了1000多本。”实体书店的回暖,让孙长利的心气又活泛了起来。

恰在此时,保定作协副主席袁军找到了他,商议能否在书社内给保定作家群单独设立一个书架,孙长利毫不犹豫答应了。“没想卖钱,卖了钱也归作者。我从小就喜欢看咱们保定作家群的书,最喜欢《烈火金刚》,小说、评书、电影、电视剧都看了。可是现在咱们保定还有很多作家,出了很多书,没地方卖也没地方展示,如今看书的人又多了,我就想趁这个机会,尽点心意。”孙长利的话,袁军也认可。经协调,目前小小书社已经收到了近百本保定作家的书。

袁军称,目前,仅保定作协就有600多会员,无论是诗歌、小说,还是网络文学,保定作家出书不少。然而,保定没有一家书店专门展示保定作家群的作品,哪怕单独一个书架也没有。有些读者即便是想看本地作家的书,也不知道去哪儿找。

这,既是孙长利第一个吃螃蟹的原因,也是一个书店老板对古城文化的善意。


技术支持: 新航云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