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更多
在线表单提交
更多
下拉表单:
首页 >> 县区新闻 >>唐县 >> 追光,追星,我们都是追梦人
详细内容

追光,追星,我们都是追梦人

    8月5日清晨,唐县齐家佐乡,大雨倾盆。泰安新能源公司光伏电站运维员工施朝阳,一大早就被雷雨叫醒,他顾不得收拾就急忙抱着笔记本开始翻看光伏电站的各种数据和运行状态,不时和同事通报着情况。

    他对这雨天有点不满:“我听朋友说,县城就掉了几滴雨,你看这山里,一片云彩就猛下一阵子,所幸光下雨没有刮风,我们最怕的就是刮大风。来阵风,我们就得又忙活好几天。”

光伏电站运维员:追着阳光跑

    “很多远程监控都罢工了,这个逆变器状态又异常了,这几个工作还算正常……”施朝阳快速地汇报着雨后电站的情况。

    “很多人都知道太阳能,但逆变器这个词儿可能只有我们内行人知道。”不善交流的施朝阳一聊起业务就来劲,“太阳能发的电是直流电,要并入电网就必须要转化成交流电,这个过程就叫逆变。”

    “这些地方一会儿都得去挨个检查。想要保证发电量,就得保障设备安全。”施朝阳说,所在的泰安新能源公司在这里安排了3个运维人员。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周围漫山遍野的光伏发电站内巡检维护。“每天走多少公里没算过,不过这周围的几个山头,一星期我们至少四个来回。”

    “我们的工作就是追着阳光跑,只要天亮着,我们就得保持工作状态,我们经常说自己就是追光者。”说到这,年轻的施朝阳笑得阳光灿烂。

    施朝阳今年26岁,结婚一个月就被调到唐县,每个月才回家一次,说起媳妇,他有点歉意。

    项目经理王志敏比施朝阳大几岁,是泰安新能源公司唐县光伏扶贫工程的主要参加者之一,目前泰安公司在唐县有4个电站项目。齐家佐乡的电站属于2016年村级光伏扶贫电站项目,总规模11300千瓦涉及43个建档立卡贫困村 ,2017年6月就已经并网发电。

    王志敏说自己也不善表达,但今天必须得表扬表扬这几个运维小伙伴:“运维人员挺辛苦的,光伏板平时得维护,得清洗,最怕大风和冰雹,去年一阵大风刮飞了40多块板子。他们就是光伏电站的守护神。”

    据唐县发改部门数据,2016年村级扶贫电站项目每年已提供扶贫资金678万元,扶持贫困户1356户,为村集体年增加收入271.2万元;2017年村级扶贫电站项目总规模13006千瓦,涉及78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可扶持贫困户1874户。

村民:争着抢着得星星

    “怎么用好光伏扶贫收益,才能更好地带动贫困户脱贫?把钱按人头一分?等着扶?躺着要?”这是所有基层扶贫干部们思考的问题。

    “靠拿扶贫款躺着脱贫早就过时了,在我们这儿得靠岗位拿钱,凭星星说话。村民过的是追星生活,贫困户靠着星星加分拿扶贫款。”齐家佐乡分管扶贫工作的乡人大主席刘红亮拿起个小红牌介绍着。

    唐县从2017年起开始实行“星级文明户”评比,包括十个方面:爱党爱国星、遵纪守法星、孝老爱幼星、环境卫生星、诚实守信星、移风易俗星、脱贫致富星、团结互爱星、计生健康星、科教文化星。星星是流动的,星得的多,扶贫款分配时加分。

    骤雨刚歇,刘红亮带记者赶往史家佐村,这是齐家佐乡第三大村。刘红亮说,这村贫困户最多,330户,目前大部分都已脱贫,仅有11户没有脱贫。

    走在史家佐村,整齐的水泥路,两旁排列着高低错落的砖瓦房,山上汇集的雨水卷着泥沙在水泥路旁一条新完工的排水沟里哗哗作响,水雾未散的小山村清新如画。

    “跟高计虎说一声,咱们村的垃圾可该清啦!”史家佐村驻村第一书记刘中文一边喊着,一边迎了上来。作为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精准扶贫的驻村干部,刘中文虽只入村1年,大事小情已经尽在掌握。

    谈起扶贫,刘中文不断感叹:“光伏扶贫是扶贫工作中非常重要的收入,收效显著,持续时间长。”他介绍,去年村里光伏收入18万,今年乡里和村里对于各项扶贫款的分配都做了调整,除了村里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外,发放给贫困户的扶贫款也有了新的分配标准。像老高,他是五星级文明户,还受聘上了村里保洁“公益岗”,他一个人去年就得了光伏扶贫款718元,保洁岗拿到1000多元的年薪。

    高计虎的两间新房是县里危房改造给盖的,站在宽敞亮堂的新房里,65岁的他劲头十足:“我们村没有几户不脱贫了,大家争着抢着得星星,天天有奔头,高兴着呢。”

扶贫干部:我们都是追梦人

    王志敏说像泰安新能源公司这样投入光伏扶贫的企业,目前在唐县有7家,大部分是年轻人在运维着。

    县发改部门数字显示,唐县2016年至今共建设光伏电站138个,规模56360.35千瓦,年提供扶贫资金1589.25万元,覆盖贫困户约7000户,今年新的光伏建站计划正在实施中……更多的年轻人正奔赴光伏一线,更多的贫困户将受益无穷。

    刘中文的微信名是千里寻梦,他比实际年龄要老成些,已经有了山乡人的棕色皮肤,一问方知才刚满35岁,贵州支教工作8年,西柏坡支教1年,在北京的单位才呆了3年。2018年单位号召下乡扶贫,他踊跃报名,以基层工作经验丰富胜出,来到唐县史家佐村。

    他说,唐县比贵州环境好多了,自己适应得很快,也许是在基层呆的时间长了,从来没有觉得苦,基层干部和乡亲们的挚诚时时感动着他,每天的工作让内心非常富足。他是个简单人,不追求高薪名利,就想趁年轻做些对国家对人民有意义的事,让自己努力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将来老了也是个美好回忆,这是自己的追求和梦想。

    这个月刘中文下乡就满一年了,他一步步在落实单位的帮扶计划,修路建厂,村小学、卫生所、村水质改造等方面共投入了256万扶贫款。他说,大家一起干的热火朝天,觉得时间紧不够用,到明年8月两年驻村到期,一定抓紧每一天做事,争取不留遗憾。                                                                                                                                                             杨静文 郎亚南 穆岩


技术支持: 新航云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