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更多
在线表单提交
更多
下拉表单:
首页 >> 保定新闻 >>时政要闻 >> 4个小伙儿,13天,捐赠消毒用品110吨
详细内容

4个小伙儿,13天,捐赠消毒用品110吨

正月初一起,三个80后,一个90后,在消毒用品十分短缺的时候,每天捐赠约10吨酒精、消毒液。疫情当前,他们做身边的公益,当司机,当搬运工。他们是——有钱不赚的好兄弟

2月6日,68桶捐献的消毒液送到了华南社区、颉庄乡和顺平县。这些事,张鹏和三个搭档已经连续干了13天。这些天来,他们早出晚归,不得空闲。


正月初一起,他们在消毒用品最短缺的时候,将大量的酒精、消毒液送往敬老院,送到乡、办、村、社区,送给一线民警交警,环卫部门、学校、幼儿园……十几天来,酒精和消毒液一共送了110多吨,跑了120多趟车。采访中,问及到哪个乡镇是哪天?他们说不确切。他们没时间梳理一个详单,这些天他们累坏了。早的时候,凌晨四五点钟出门,最晚的时候夜里11点才收工。

张鹏33岁,2012年创业,河北沃达沣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同时开办着一家广告公司。除夕夜,看着春晚,刷着手机上肺炎疫情的消息,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些库存的酒精和消毒液。他觉得该做点什么。


马上,他联络已经到异地过年的兄弟——王斌、张捷飞、滑泽涵。王斌、张捷飞是张鹏同事,是少时的同学,是多年的好友。滑泽涵是他们中唯一的90后,张鹏的表弟,他们共同就职于张鹏的广告公司。简单商议后,四兄弟一拍即合。正月初一,三人陆续从周边县市赶回保定, 当天他们就把第一车酒精和消毒液送到的竞秀区建南办事处。由于特殊时期,他们寻求竞秀区政府的支持,前往天津采购消毒用品运回保定,继续捐赠。“公司一共有三辆车,一辆往保定拉货,两辆绕着保定市送货。”张鹏说。十几天的时间,竞秀区5乡5办跑遍了;23个消防站送到了;7所中小学、幼儿园送到了;敬老院去了11家;一线民警、交警也都用上了他们送的消毒液……

“开始我只是想自己出钱捐赠,让兄弟三个帮帮忙。后来,三个兄弟坚持每人捐了一万块钱。”张鹏说,公司其他员工知道了,也想回来帮忙,却被他婉拒。“不想牵累更多的人,也担心异地交叉感染。”他们4人的家都在保定,却一个也不回去。十几天来,他们把自己隔离了。为了给家人更好的保护,一处空房和公司的沙发甚至台球桌是他们安身的地方。

王斌的父亲脑血栓后遗症,母亲患有风湿。除了二老,爱人还要照顾两个孩子。“没事儿,家里都挺好,对我们做这事儿也比较支持。”王斌说。


其实,他们在外面做公益,家里担心极了。为了让家里人安心,张鹏说,办事处和社区都给发盒饭。直到有天,家人看到新闻,办事处工作人员值班吃方便面,才把这善意的谎言揭穿。实情是,他们一早出门,要到晚上七八点钟才能点个外卖,一天就靠这一顿。“中午点不了外卖,时间不确定,地点也不固定。”张鹏说,一天下来,只吃晚饭真是饿。这事儿,张捷飞却打趣道,饿两顿也还行,正好减肥。

后来,为了让家人放心,也为了兄弟们都能吃上热乎饭。张鹏买了好多一次性餐盒,家里老人做好了饭送出来,远远看张鹏他们去取。

眼下消毒用品的销售的紧俏程度不用多说,市区沿街的药房不少都贴出了酒精断货的广告。作为消毒品的经营者,即便正常售卖,利润也相当可观。但他认为不应该这么做。有人想购买他的消毒液,他不卖,也不打算捐。他不愿捐给有自购能力的人。他坚持只给最需要的地方。 

消毒液的主要成分是过氧乙酸,运送前需要调配和稀释。消毒用品原液腐蚀性非常强,他们担心直接捐赠会带来危险和伤害。所以自己动手稀释,每个人的手都不同程度红肿、裂口、脱皮。


“最开始每桶400多斤,后来才有了100多斤的小桶。每天120来桶,全靠人工装卸。”滑泽涵说,跟哥哥出来做公益心甘情愿,也感觉自己实现了人生价值。

正月初四,他们为几家敬老院提供捐赠。工作人员连连致谢,老人们隔着玻璃挥手、微笑,嘴里还不停叨念。几个人转身上了车,但这短短的一瞬,小伙儿们感觉这几天的辛苦都值了。
正月初七,5桶消毒液运到了铁路幼儿园,园长李艳萍总算放了心。眼看开学季,她也急着为孩子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入园环境。可消毒液处处脱销,哪儿也买不到。她得知张鹏的善举,想从他的商贸公司购买一些酒精。张鹏在微信里回了“您放心,有我在。”6个字,一个小时后,消毒液送到了幼儿园门口。

“做公益不是个容易事,有人说我们作秀,我觉得我没有。同行说我扰乱市场价格,我也百口难辨。”说到公益路上的一些心酸事,张鹏有点委屈,但他顾不上那么多,眼下,他正和蓝天救援队合作,对老旧小区逐一规范喷洒消毒液。


记者手记:疫情考验了什么?

今年的春节大家过得不一般。因为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大家不得不安心宅在家,无奈地刷着手机,为每天新增病患的数字揪心。新闻里,我们看到武汉市民自发组织车辆接送医护人员,酒店自发为其提供免费住所;看到我市一批批医护人员赶赴武汉,但行好事,不问西东;看到滴滴司机主动请缨接送医护人员;看到身边的企业、个人不停捐款捐物……

这次疫情考验我们的不止自身免疫系统,还有面对困难的勇气,面对商机的诱惑,面对事情的抉择。张鹏他们四个究竟做了什么事儿?说大了是“大疫”面前胸怀大义。说小了,只是尽一己之力,做能做的公益。对于这几个年轻人来说,能在巨大的商业诱惑面前选择冷静,选择善意,这样的行为,单说令人感动,好像都显得分量太轻。公益之行,让他们收获了社会各界的感激,也收获了履行公民责任自我认同。虽然,他们的公益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其间,有奚落,有质疑,有无视。这些于他们,于我们,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人人皆可扪心,如果是自己,会做怎样的选择?


技术支持: 新航云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