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区县新闻>

长城脚下王二小,牛儿还在山坡吃草

来源:作者:邸志永 耿静时间:2020-08-24 11:09

“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却不知哪儿去了。不是他贪玩耍丢了牛,那放牛的孩子王二小……”岁月悠悠,近八十年过去,一首《歌唱二小放牛郎》传遍全国,影响了从1950后到2010后数以亿计的中国人。


7月27日,耳中回荡着那熟悉的歌谣,沿着207国道穿行在涞源群山峻岭间,脑海中的放牛娃形象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直到两个多小时后,抵达一个叫狼牙口的山村,王二小的形象才完全定格。


狼牙口位于山西、河北交界处,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这里共有隘口12个,现存明长城墙体930米,敌台3座,山险墙5300米,关口城门一座。著名的茨字号三号台长城,在王二小埋骨地一眼可见。”涞源县白石山管委会主任、长城专家刘春阳告诉记者,狼牙口长城属于内长城的一部分,主要用于防范游牧民族入侵。


历经400多年风吹雨打,一直矗立在狼牙口山上的长城,见证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也见证了王二小的舍身取义。


将侵略者引到石湖旮旯,“死胡同”里敌人被全歼


“九月十六那天早上,敌人向一条山沟扫荡,山沟里掩护着后方机关,掩护着几千老乡。正在那十分危急的时候,敌人快要走到山口,昏头昏脑地迷失了方向,抓住了二小要他带路……”歌谣中王二小带鬼子去的地方,被狼牙口村民称为“石湖旮旯”。

沿着王二小走过的山沟不断深入,宽阔的山谷变得愈发狭窄,沟中的南马河哗哗作响水流甚急,养眼的绿意从山脚向山顶延伸,与远处高山上层层叠叠的乌云连成一片。


山脚下,75岁的香炉石(狼牙口下辖自然村)村民刘胜贵很是悠闲,7头肉牛静静地啃食着青草,让刘胜贵手中的牛鞭无处使用。提及王二小,刘胜贵一脸凝重:“1941年他牺牲的时候,才13岁啊,是被鬼子挑死的……他的纪念馆就在前边,前两天还有从内蒙古过来的游客跟我打听。”


在当地村民带领下,记者来到一个山坡上,居高临下观察。石湖旮旯是一个“死胡同”,一面敞口三面环山,距地面最低处的石壁也有3米左右高,让人几乎无处可逃,堪称一个天然打埋伏的好地方。


“当年,王二小就是把敌人引到了这个地方,鬼子才一个没跑了,都被歼灭在这儿了。”王二小纪念馆馆长安志敏说,歌词中有一句“敌人把二小挑在枪尖,摔死在大石头的上面”,歌词中那块“大石头”至今仍在。


高约1.5米,面积约10平方米,巨石上面有着很多红褐色斑块,让人脑海里不由想到那个残忍的画面。村里老人说,为了纪念王二小,村民们管这块大石头叫“血色石”。


玩伴还原王二小的“英勇选择”,战斗结束后发现“被挑了肚子”


在石湖旮旯不远处,是狼牙口村下辖的自然村李家台,王二小放牛,主要在这一带。2013年采访时,90岁的村民邹正怀告诉记者,抗日战争时期,王二小逃难来到狼牙口村,给刘子昌等大户人家放牛。


“小时候我们还一起玩羊粪蛋,用羊粪蛋点羊窝(当地一种游戏)。他和我弟弟邹正江关系特别好,俩人那时候经常在一起。”邹正怀印象里,王二小被鬼子抓住时,是一个飘着小雪粒的深秋午后。


“老百姓都跑山里藏了起来,村西侧的瓦窑沟里藏着村民,村北侧的黑沟子里也藏着百姓和村里的粮食……二小放牛时碰上了鬼子,然后他就带着鬼子去了骑兵连所在的石湖旮旯……他是儿童团员, 跟驻扎在狼牙口村的骑兵连队伍很熟,知道那里有埋伏……没过多一会儿,枪声就响了起来。”


在邹正怀记忆里,那一天是个暗淡的日子,他离着打仗的地方也就几百米。


“天快黑的时候,仗打完了,我去现场看了一下,地面一摊摊的血……二小被鬼子用刺刀挑了肚子,就在那块大石头旁边,但当时没死。我弟弟和刘子汉、刘子伟等人,帮着八路军把他抬到了刘家台救治,可惜没有救过来,人就葬在了那里的山脚下,跟另外两名八路军同志埋在了一起。”


杨成武为《少年英雄王二小》作序,“骑兵连的同志和他很熟”


70多年过去,“血色石”上的鲜血早已被冲刷干净,王二小的英勇事迹随着歌声,也在全国流传开来,引得无数人缅怀。


1997年,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在王二小家乡涞源上庄村,援建了王二小希望小学,国务院原副总理黄华亲笔题名。在学校中,王二小和牛儿的汉白玉塑像已经矗立多年,塑像基座上有上将萧克(曾任晋察冀军区副司令)、中将孙毅(曾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等开国将军的题词。


在王二小的展室中,有一本老作家陈模(曾任《中国青年报》党委书记、中国少儿出版社社长)1991年所著的《少年英雄王二小》,曾经的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员兼政委杨成武上将,专门为王二小作序:“地处冀西北的涞源县是我戎马一生中最难忘的地方。勤劳、淳朴而勇敢的涞源县人民,是我军最有力的支持者……至于王二小放牛郎,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他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狼牙口村,是我们独立师老一团和骑兵连驻扎过的地方。骑兵连的同志和他很熟,帮他提高思想觉悟。当然,王二小和儿童团的孩子们为骑兵连割马草、送军鞋、送信,也做过许多的工作……他是涞源县二区上庄人,日本鬼子炮轰上庄时,打死了他的父亲王贵。”


序言中,杨成武将王二小定型为“赤胆忠心、智勇双全的抗日小英雄”。


故居历经两次修复成教育基地,上将萧克亲笔为纪念馆题词


距离王二小希望小学800米左右,便是位于上庄村的王二小故居,这里经历了两次修葺,最近一次在2011年。


“如今,每年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干部群众来这里缅怀英雄,算是一个红色教育基地吧。”上庄村党支部副书记邹宝贵说,他91岁父亲和王二小是发小,可谓“听着王二小故事长大”。


72岁的故居管理员董文瑞说,1939年,王二小的父亲王贵被鬼子炸死,母亲和哥哥也接连病饿而亡。王二小逃难前,跟村民王文关系最好。


“那时候俩人都成了孤儿,住在小庙里,经常走几十里路去要饭,要来点东西俩人就分着吃。王二小牺牲后,消息传到了上庄,王文非常伤心,在王二小故居守了60多年。”上庄村73岁的张桂华是王文的弟妹,提及王二小和哥哥的过往,不由抹起眼泪。


在村民自发守护王二小故居同时,2006年,涞源县在石湖旮旯不远处山坡上,建起了王二小纪念馆。


拾级而上,在一座肃穆的白色亭子内,由开国上将萧克1992年题词的“抗日少年英雄王二小纪念碑”,便矗立其中。“我们一直计划将王二小的遗骨移到纪念馆的墓内,但一直没有完成。至今,王二小的遗骨还被掩埋在距离牺牲之地3公里之外的刘家庄。”提到这里,安志敏颇为遗憾。


蓝色的山薄荷,紫色的荆花,白色的珍珠菜,黄色的败酱,红紫色的达乌里黄耆……在王二小牺牲的石湖旮旯,各色野花随风轻轻弯腰,默默向抗日小英雄行礼。


不远处的山坡上,狼牙口长城茨字三号台执着守护,见证着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聆听着那段用鲜血染红的悲歌在山谷中回荡: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却不知哪儿去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