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楚辞》里的“恶草”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杨方时间:2020-09-16 09:32

蒺藜、苍耳、飞蓬、马兰等,这些古老的文化植物名声都不是很好,在《楚辞》里通常被认为是恶草,用以比喻奸佞小人。我想,古人的这种认知或者价值观也是源于生活。

有过农村生活经验的人也许都还记得,小时候房前屋后、田间地头随处都可见这些野草的身影。尤其是苍耳、蒺藜这两种最常见的杂草,妨碍庄稼生长不说,因为果实带钩状的硬刺,不小心就会粘在头发和身上,让人嫌恶。还有一种叫飞蓬的野草,生长速度非常快,对庄稼危害严重,在农民眼里是不折不扣的恶草,一见到就会砍掉。马兰这个具有女性芳名的野草,虽然外表类似泽兰,但无香且臭,也是庄稼地里不受人欢迎的角色。

在《楚辞》诗词歌赋中走出来的这些恶草,其实并非一无是处,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说来也怪,它们几乎都具有药用价值。蒺藜能平肝明目,散风行血;苍耳有散风除湿通窍等功效,果实可榨成工业用油;飞蓬有清热利湿、散瘀消肿的功效,可以用于牛皮癣、跌打损伤、疮疖肿毒、风湿骨痛、外伤出血等多种病症;马兰除了可除湿热、利小便、止咳、解毒以外还能食用,古书记载:“马兰采得当饥粮,彷徨母子相拥泣。”荒年里马兰是穷人的口粮,关键时刻救人命。

古代文人以草木喻人,是从艺术的视角褒贬,而非以科学的眼光评判。其实,事物总能从不同角度去解释,没有绝对的善恶,只有善恶混杂,人性何尝不是如此?有哲人说,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把魔鬼放出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