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本期主题:秋天的味道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时间:2020-09-16 09:36

年少时的秋天

□竞秀区 娄燕霞

秋天的味道是浓郁的阳光暖、甘甜的枣香,还有火红的石榴甜。

年少时我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居住在北方的一座小县城。秋天来临,艳阳高照,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晒着各色被褥,等它们吸饱了阳光再翻转一下,晒晒另一面。太阳落山前,奶奶用小木棍弹弹上面的灰尘,然后抱回屋。晚上睡觉时暖暖的,舒服极了。

院子里有一棵枣树,每到9月,树上结满半青半红的大枣。千果万果压枝低,每每看到便禁不住伸手摘来尝一尝。枣还没有红透,吃在嘴里还不是脆甜脆甜的,就盼着中秋节快点到来,俗话说得好,八月十五枣落杆,到那时,满院都是诱人的枣香。

院子里的石榴树也不甘落后,矮矮的枝头挂满了红彤彤的果实。唐代诗人李商隐这样描写,“柳枝婀娜榴实繁,榴膜轻明榴子鲜”,性急的石榴早已咧开了嘴,让人们尽情品尝她的甘甜。

多少年过去了,那些秋天的味道一直深深地印在心里。


田地里的稻草人

□易县 李文喜

闲暇之余总爱回老家看看,喜欢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还有那些抹不掉的田园记忆。

稻草人,相信在村里生活过的人都不会陌生。每到秋天,会有鸟群或田鼠之类来祸害庄稼,乡亲们就用稻草和旧草帽做成假人,有的还披上旧衣服,放在田里,秋风吹过,一摇一摆还挺像个真人。小时候,我们也没少捣乱和搞怪,给草人嘴上插个小木棍当烟卷,帽子做成乌纱帽,还用弹弓打着玩,看谁打得准。那些稻草人一直默默地守护着田园,陪我们成长。

如今再次看到稻草人时,它们依旧昂首挺立,守望着丰收。我努力寻找那些曾经顽皮的孩子、爱说笑的邻家大婶,结果除了那些看似熟悉的稻草人,什么都没有找到,只有偶尔惊起的飞鸟和此起彼伏的秋虫声。不知不觉间,我的眼里泛起泪花。

秋风轻轻吹过,庄稼沙沙作响,嗅着泥土的芬芳,看着那一排排熟悉而又陌生的稻草人,我思绪万千,陷入无边的回忆中。


初秋

□容城县 文季川

夏未央,秋声近,热辣的阳光连同挥汗如雨的日子就要过去了。

清晨,空气不再燥热,平添了几分清新与凉爽。轻启小窗,绿叶斜探过来,在雨水的浸润下显得格外透亮。蛙鸣蝉噪渐远,心情随之变得平静。秋声渐近,落叶离枝,不由得暗生慨叹,仿佛这场诀别来得太过匆匆。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夏末的雨和初秋的风糅杂一起,我们无法分辨这飘摇的风雨是出于夏天的依依不舍还是秋天的迫不及待。

作别热烈奔放的一季,秋天又来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