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药都记游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张梅时间:2020-10-13 15:50

8月末的一个星期天,黄昏时分,我站在安国市药王庙的广场上,和药王邳彤高大的塑像拍照留念,一起来的还有家人和朋友。

对于安国,我是首次来访,之前它只是停留在我意识里的某个角落,却从未真正谋面。跟老同学涛聊天,涛有很多生意在安国,他说安国是一个经济活跃的地区。我满心的好奇和想象,终于,在他的陪同下,我来到了这个并不遥远的地方。

出发时已是下午两点,我们驱车一路狂奔,只想赶时间在那里多做些停留。一路上遇到了很多拖着长长挂箱的大卡车,涛说这些车大多是到安国拉中药材的,安国是全国中药材的集散地。我着实震惊,在我的想象里,安国应该是有一条老街或者更多条老街,街上有众多中药材铺,人流、三轮车、小货车等穿梭其间。可是,眼前长龙一样排列的大卡车、大挂车却是颠覆这个想象的。

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安国市。

第一站是数字中药都。车行驶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道路两旁的花草井然有序,充满设计感的路灯和建筑分列两旁,现代化的城市气息迎面扑来。在广场上停下车,“安国数字中药都”的中英文大字赫然在目,分列两旁的门店一溜儿的中药材铺。

我很纳闷,巨大的广场和建筑前竟然人流稀少。带着疑惑推开一家店铺的门,柜台小妹穿着整齐,面带笑容,热情得体。问明我们的来意,知道不是来买货的,她却依然笑容可掬,耐心解答各种疑惑,一一介绍屋内展柜里陈列的各种珍贵药材,人参、鹿茸、三七、石斛、黑枸杞等等。浓浓的中药材香气弥漫在空气中,浸入肺腑,也激活了我们对千年中医药文化的记忆,关于华佗、李时珍、孙思邈,关于屠呦呦、张伯礼,关于把脉问诊、望闻问切,关于中华医药的传奇故事。临走的时候我问柜台小妹为何人这么少,她告诉我们,这里交易的时间是上午。

在这个秋日的下午,我们穿梭于数字中药都的广场和门店之间,走过了现代化的数字交易大厅,看到了千奇百怪的中药材,并欣赏了宏大的建筑群,其体量远远超出了我对这个县级市的想象。至少,从这里我感觉到它的世界眼光。所以,有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卡车驶向这里,老百姓的生活是多么有奔头。

我一面想着一面上车驶向下一个目的地。透过车窗,我们浏览了大半个城区,那些店铺和人流像电影胶片一样在我们眼前飞过。卖饸饹的铺子不时地闪过,涛说,一会儿晚饭就带我们吃饸饹,开车的三叔说,那可是童年的记忆。在有关饸饹的谈笑声中,车载着我们来到药王庙前。

遗憾的是售票口已经关闭,通往里面的大门紧闭,观览时间已过。我们站在大门前,视线越过院墙,仅看到大殿屋顶的飞檐和树冠掩映下的朱红与金黄。隔着一条马路,对面是一个花岗岩铺地的宽阔广场,广场中央高出地面的平台上矗立着药王邳彤高大的塑像。

在历史的长河中,那些巨人的光芒可以穿越时空隧道到达远方。我们面对塑像,感恩与祝福同在,希望圣人之鸿福泽被广远,祈愿天下幸福安康。

广场一侧的走廊里传来西河大鼓艺人铿锵的唱声,还有三弦的琴音,声音高低起伏,伴随着这座城一起生长,一起诉说传唱。那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透出三弦音时缓时急的沧桑,燕子飞过来,大概也是听到了这透过云天的绝世之音吧。

涛介绍说,这里是关汉卿的故乡,是戏剧之乡,这里的文化和每一寸土地已深深融合,戏曲的音符已然根植于百姓心田。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亮起。哈哈,吃饸饹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