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旧时结婚压包袱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史新会时间:2020-11-18 14:43

旧时婚礼最隆重的是新媳妇下轿,虽然早已不兴坐轿改坐马车了,人们还是习惯称之为“下轿”,最热闹的要数接压包袱。

压包袱是件美差。压包袱的人选很有讲究,必须是孩子,且是男孩子。女孩子压包袱极为少见,婆家人是要甩脸子的。最好是五六岁的男孩子,懵懂状态,有逗头。大的十来岁,也有一两岁的,大人抱着,纯粹是个摆列。压包袱者多是新娘的侄子、外甥、弟弟,若至亲中没有合适人选,再按亲疏远近逐步扩大外延。有时一般长的地头不止一个男孩,可以去两个甚至三个,再多了就让婆家村里的人笑话了。

压包袱的车是新娘这边准备的。胶皮轱辘大马车,前一天用苇席搭好车篷,前后挂上门帘,车底铺层滑秸,上面再铺被褥,坐上去很舒服。车里除了压包袱的男孩,还有一个中老年妇女,多是男孩的母亲或者别的亲人,和男孩熟悉,男孩跟着她不哭不闹,听她的话。催妆那天,嫁妆都已送到婆家,现在车上并没什么东西,就是陪送的被子褥子,讲究几铺几盖,还有就是新娘的衣服,包个包袱或者放在皮箱里,男孩子把包袱抱在怀里或是坐在皮箱上。此即“压包袱”这一名称的由来。

新媳妇下轿后,看热闹的人群涌向后边压包袱的车。这时,有人喊:“让开点儿,让开点儿……”人群自动闪开一条缝,走进一位干净利索的中老年妇女,这就是接压包袱的。她边走边拨拉着两边的丫头小子,嘴里也不拾闲:“往后点儿,说你呢,你个小王八羔儿,挤什么挤?”说着来到车前,打起前边的门帘,笑着说:“亲家母,下来吧,怪冷的。”“不冷不冷。”车上的老人也满脸堆笑。接压包袱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转向男孩:“小儿,把包袱给我,红包给你。”男孩怀里的包袱搂得死死的,摇着头。车上老人接过去,捏捏,装进口袋:“老嫂子,再添点儿。”

接压包袱的又在口袋里摸索半天,掏出一个红包:“就这一个了,再也没了!”男孩还是不撒手,老人接过红包,笑眯眯地说:“老嫂子,别净拿毛票糊弄孩子,拿大票去吧!”“那我看看去有吗?”接压包袱的挤出人群回屋。车四周的半大小子们哄嚷着:“下来吧,下来吧……”不大工夫,接压包袱的手里攥着张拾元或者伍元的大票出来,也不用红纸包,边走边晃动着:“这回可真是个大票,下来吧,小儿,里边大鱼大肉的早摆好了,别在这傻冻着了……”车上老人看看火候差不多了,捅捅男孩,男孩便撒开了手。

我小时候压过一回包袱,是那年二姑姑结婚。因为道儿远,黑咕隆咚的就把我从被窝里拎起来,迷迷糊糊地上了车,一路颠簸中我也是似醒非醒。不知过了多久,赶车的蓝田叔用鞭杆捅捅我:“醒醒!快到了……记着给我要盒烟,要不回去我可不拉着你。”还别说,虽然是第一次,他们还真没糊弄了我,白当要了一张“大团结”。包袱刚被抢走,我要下车时猛然想起蓝田叔的话,就又坐回原处,直到他们拿了一盒烟出来——那么远的道儿,我可不能走着回去。

转眼40多年过去了,二姑姑也过世多年,但是每次从她们村边经过,当年压包袱的情形仿佛就在眼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