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我的鞭炮情结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崔会岭时间:2021-01-13 14:30

我的童年时代,每到春节家家户户都要燃放鞭炮,祈祷来年五谷丰登、幸福安康、心想事成。对我们男孩子来说,那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充满着诱惑,充满快感和激情。

那时候鞭炮的品种很少,一般就是手工做的白鞭和二踢脚,再就是礼花。过年的时候,谁家放的鞭炮多、院子里纸屑满地、硝烟弥漫,拜年的人就多,就显得热闹,主人似乎脸上有光,说话有底气。这家的孩子也就有了吹嘘炫耀的资本,别的孩子也会好生羡慕,对他高看一眼。

除夕夜的鞭炮是重头戏,男孩子们听到鞭炮声就像打了强心针,抱着马蹄表一个劲地看时间。心气足的三四点钟就爬起来去放鞭炮,生怕落在后面。自家鞭炮少的孩子,有的还跑到邻居家去帮着放。

放完自家的鞭炮,匆匆吃几个饺子,我总是不顾大人的劝阻就和小伙伴到处去转悠,迎着鞭炮声去捡拾别人家放的二踢脚。因为有些二踢脚上响没有爆燃,这可是我们最得意的玩意。慢慢剥开就是一个雷子,燃放起来更加刺激。天不亮我们就开始满村子转着找,一直转到太阳老高,几个小时不停歇,冻得满脸通红,手脚冰凉。有一段时间,我甚至特别喜欢放鞭炮那种硝烟的味道,闻起来就非常兴奋。

记得有一年,母亲说,少买点鞭炮吧,又不当吃不当喝,省下点钱买件过年的衣服。我伤心地哭闹,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我说不买衣服可以,鞭炮少了可不行。我还给大人算了一笔账,除夕夜就得放炮,大年初一还要多放,初五也要放,元宵节还得放,二十五打囤也得放,少了不够放。父亲见拗不过我,只好骑自行车带我去赶集。

有一年父亲带我去赶集买炮,光顾着高兴,回来坐在自行车后架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丢了一只棉鞋。可能是脚已经冻麻木失去了知觉,到家后从自行车上下来才发现左脚的鞋子不见了。父母对我好一顿教训,但我一直沉浸在买炮的奇遇中,郁闷的情绪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一年赶集看到有一个卖二踢脚的现场表演绝技,只见他猫着腰侧着身子,用嘴叼着二踢脚,用烟点燃,就听“噔”的一声,二踢脚飞上了天,又高又稳,又响又脆。人们欢呼鼓掌,高喊再放一个。卖炮的人让围观者随便拿出一个,用手握住,点燃,二踢脚稳稳当当钻上云天。遇上这么好的炮仗自然不能错过,我买了两把回家,也学着卖炮人的样子,用手拿着燃放,果真稳当,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可是第二年就没有这样幸运了,还想买那人的二踢脚,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看到一个卖二踢脚的,吹嘘得神乎其神,说他的炮仗无人能比,放了两个也确实不错。可是买回家用手拿着燃放,不仅没有打上天,刚一点燃下响就炸了,把我的手炸得酥酥麻麻、黑不溜秋的,半天缓不劲来。看来,不是每个人都那么真诚实在,做鞭炮的技术也不是瞎吹的,放鞭炮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万万不可疏忽大意。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用手拿着燃放鞭炮了。

有一年,听说离我们村十几里地的二姑家表哥自己会配炮药。年前我就让父亲带我去二姑家串亲,缠着表哥要了一包他自制的炮药,还向他讨教了做炮的方法,回家自己做。一开始,不是截捻就是炸不开。我又向小伙伴们取经,经过废寝忘食的反复实验,在大人的呵斥声中终于做成了自制的鞭炮,高兴得逢人就说。

我的一个叔叔和他表弟对礼花有特殊的兴趣。他们买来各种材料,经过多次实验,做出的礼花喷得高,燃放时间长,花束璀璨,赢得一片喝彩。有一次放礼花差一点弄出大事,不知道是花药装得太多,砸得太瓷实,还是配药材料的比例没有掌握好,点燃后好一会儿没有喷出礼花。正当人们纳闷的时候,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礼花变成了炸弹。烟雾之中礼花的铁壳飞出去100多米,稳着礼花的水车铁轮飞出好几十米,万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想起来总是觉得后怕,从那以后,他们就不再自制礼花和炮仗了。

几十年过去了,童年放鞭炮的趣事给我留下了很多回忆。我总是对过年有一种渴望,有一种期待,感觉我们的日子就像鞭炮一样,红红火火,越来越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