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下海那点事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刘誉盛时间:2021-01-13 14:34

那年我参加完高考,刚放下《政治经济学》课本便心血沸腾,准备下海淘金,做卖药的生意。

我把从市制药厂进来的药严严实实地装满一个黑皮包,小心翼翼地拉好拉链,牢牢地捆在自行车后椅架上,走村串户试着向各村的大夫推销药品。

时过中午,7月的太阳火辣辣的,我汗流浃背,又累又饿。每踏一圈自行车,仿佛都要使尽浑身的力气。走了一村又一村,串了一家又一家,好话说了一火车,竟一瓶药也没卖出去。有的怀疑药品的质量,有的说先赊账等卖了药再给钱……弄得我不知所措。

分文没挣,实在是不甘心,我决心咬牙坚持到傍晚,继续踏着自行车有气无力地寻找买家。在我的央求下,一位女大夫买了一瓶病毒灵片剂。我7元进来的,7.5元卖给了她,赚了5角钱。这是我淘的人生第一桶金,但我丝毫高兴不起来。

30多年过去了,卖药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这段经历锻炼了我的意志,让我懂得了生活的艰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