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农家鸡事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刘善民时间:2021-02-23 11:13

农村老太太喜欢养鸡,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撒鸡窝。轻轻打开鸡窝的门,挨个摸一遍母鸡的屁股,算是例行检查。无蛋者,放行。有蛋者,盯紧。“走窝子鸡”须堵在窝内,关它的“禁闭”。

然后,刷刷地撒上几把粮食粒,便站在院子里看鸡们争抢啄食。纯白的、大黑的、杏黄的、芦花的、棉籽色的以及咕咕头、赤红脸的公鸡母鸡们抖着翅、撒着欢在院子里热闹起来。

早晨的大公鸡最威风,它是鸡头。刚刚亮开嗓门把黎明昭告天下,又率领家人共进早餐。它咕咕叫着,引导大家寻觅地上的粮食。公鸡之间常常为了“女伴”争风吃醋,展开决斗,甚至打得头破血流。

好斗是公鸡的性格。它们那种强势进攻的脾气似乎与生俱来。村口一个亲戚家养过几只公鸡,经常追得人满院子跑。公鸡认人,认死理儿。其中那只白色的公鸡专门对准我,而那只花公鸡专门追赶穿红衣服的人。架起翅膀,怒火冲天。有时落到人的肩膀上进行攻击。就连邻居那只强悍的狼青都不敢和它们交锋。

母鸡是温顺的。它们与人和平相处,只要有口粮,便安然度日,安心产蛋。母鸡喜欢表功,下完蛋,站在墙头上、窗台上,咕咕嘎嘎地叫几声,高调宣布自己的成就。

个别吃里扒外的母鸡,时常趁主人不备把蛋下到别人家鸡窝里。气恼的老太太发现后,把它捉回来,狠力攥紧翅膀根子,一边骂着“没良心”,一边掴它的耳光。犯了错的母鸡扯开嗓子咕嘎咕嘎地叫喊,声嘶力竭,挣扎反抗。偶尔也给人带来意外惊喜:先是玩失踪,突然有一天,母鸡领回一群小鸡崽。

守规矩的母鸡在正常孵化时和主人配合是相当默契的。母鸡一般在气候转暖时开始恋窝,主人就开始准备鸡蛋,一定要选经公鸡踩过的母鸡下的蛋,没踩过的是土蛋,孵不出鸡。孵化时一般用柳筐、纸箱或者漏筛放上麦秸或棉絮给母鸡准备一个舒适的窝。为了保持温度,往往把孵化用的窝连同母鸡一同搬到炕头上,盖上棉被,并定时喂食,重点保护。母鸡把蛋搂在怀中,加温、倒蛋,释放爱意。20多天之后小鸡便可破壳而出。

母鸡带领它的孩子们四处觅食,遇到风雨,便将鸡崽们护在翅膀下,百般爱护。主人也会弄一些小米之类的,让它们吃点偏饭。盼着鸡崽儿们快快长大。

那年闹鸡瘟,公社发动社会力量进行防疫。学校领受的任务是负责给鸡注射疫苗。早晨,不等人们撒鸡窝,我们这些小学生三五人一组,包队入户,义务给鸡点药。用玻璃瓶装满药水,将蘸笔尖宽的一头绑在小木棍或莛秆上(秫秸最上面的一截),蘸了药水后立刻扎进鸡腿根部。我们周密分工,有的堵在鸡窝口负责抓鸡,有的负责“注射”。不等老百姓起床就敲门子进院,热情高涨,“不落一户一鸡”,圆满完成任务。

春天,滹沱河边有一种黑拨啷虫。白天钻到土里,傍晚飞出来,专吃柳树的嫩叶。放学后,我们拿着玻璃瓶子跑到河边的沙土窝、柳树林,把逮到的黑拨啷虫装到瓶子里盖好盖子。第二天早晨,这些虫子便是鸡们的一顿美餐。有些野性的鸡也常常跑到树下,自己去觅食。

鸡吃虫子,黄鼬拉鸡。

夜深人静的时候,时而听到鸡们发出的声声哀鸣,那是黄鼬来了,鸡们乞求救护。于是,人们立刻从被窝里爬起来,使劲拍打着窗户棂子,一边呼喊着给鸡壮胆,一边点亮油灯,拿起棍棒,穿衣提鞋,驱赶黄鼬。

黄鼬有“缩身术”,鸡窝很小的一个洞洞就能钻进去。行动快,下嘴狠。对准鸡脖子下嘴,一口便使其毙命。

有时白天也有黄鼬在村边出没,人们一发现它们的影子,抄家伙就追。黄鼬自有对付人的妙招,最擅长放屁,释放一股冲天的骚味,让人闻而却步。

对付黄鼬的办法只有铁夹子。

现在有了规模化的养鸡场,农村许多人家便不再养鸡了。那些年养鸡的趣事也渐行渐远,变成回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