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豆腐四儿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郭振山时间:2021-04-25 09:11

豆腐四儿为人和善但十分精明,不管大人小孩买他的豆腐绝对是斤满量足。那时每天早晨醒来,一听到梆梆梆的敲梆声,我就知道豆腐四儿来了。只要他一进村,一些老太太小媳妇就会围上来,四儿手里忙着嘴里也不停,和这个媳妇打个哈哈和那个婆婆逗个嘴。每到这时候也是他最大方的时候,多给个半两几钱的他也乐意。时间长了,只要一天听不到他的梆子声,村民们就觉得缺了点什么似的有些失落。

逢年过节是四儿发财的时候,也是他最受村民们欢迎的时候。平时每天做一模子豆腐,这时候要做三四模子还不够卖。经常见他两个豆腐模子摞在独轮车上,遇有上坡路,本来腿残的他屁股撅得老高,使尽全身力气将独轮车一寸一寸地往上挪。无论大人孩子,谁遇见了都会顺手帮他推一把。他的豆腐也就成了附近各村村民们平时家里有个大事小情或接待亲友,尤其是逢年过节都离不开的美味享受。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文革”开始,豆腐四儿被定为投机倒把分子遭批斗后关进公社学习班,不久后就死在学习班里。

四儿死了,但他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对我村一个无儿无女的老婆婆的照顾。四儿有一颗善良的心,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从来都不吝啬。那个老婆婆也是个苦命人,她爹因欠赌债被逼得走投无路,收了婆家10块大洋把女儿卖过来,嫁的男人是一个痨病秧子,过门后的第三年就撒手走了,没给她留下一儿半女。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打发时光,后来得了半身不遂,躺在炕上动动都很困难。

有一年秋后的一个早晨,四儿卖完豆腐后往回走路过她家门前,断断续续地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四儿三步并作两步跑进门去,发现她人虽在炕上,但半个身子已到了炕外,右手和右脚垂在炕沿下,大便也拉在了裤子里。四儿见状二话没说,急忙赶上去把她重新弄到炕上,并动手帮她清除大便还换了衣裳。知道她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安顿好后四儿又忙着给她做饭,直到看着她吃下去,又帮她刷了锅碗,把便盆放在炕上她动一动就够得着的地方才走了。

此后,四儿卖完豆腐后每天都来到她家,帮她倒掉一天的屎尿,并为她做好一天的饭才走,即使是刮风下雨下雪也不间断。有一次四儿生病,连续两天没出来卖豆腐,他人动不了又放心不下老婆婆,就让他侄儿在家里做好饭跑了六七里地给她送过来,直感动得老婆婆一个劲儿地夸他们叔侄俩是好人。四儿被弄到公社学习班失去自由后,老婆婆没人照顾了,没活过那年冬天就去世了。四儿在学习班里听说后痛苦万状,据说他两天没吃饭,还找管教大吵了一顿。

几天后四儿也走了,他和被他伺候了几年、素不相识的老婆婆非亲非故,但在老婆婆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尽心尽力地照顾,让她体会到了人世间的温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