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我的阿黄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焦建民时间:2021-04-25 09:12

那年的冬季我赶集回家,在村口的一条土埂下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走近发现原来是一条黄狗。它的半条身子被埋在土里,狼狈得像一堆垃圾。我平时不大喜欢狗,见状径自走开,不料背后却传来一阵呜咽声。它的眼里淌着泪,那一刻我的心被击痛了,我取下身上的一条破麻袋把它背了回家。

回到家我把它交给奶奶,奶奶爱怜地摸着它的头,又掰开嘴看了看告诉我,这条狗只是病了,被主家丢弃了。

在奶奶的精心照料下,这条狗居然很快好了起来,我们给它起名“阿黄”。年前,各家都在准备过年的吃食,阿黄兴奋地撒着欢。初一那天,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品尝美食,阿黄则顺从地趴卧在一旁。奶奶拿起一片猪肝,说过年了也该让阿黄解解馋了。不料父亲却阻止道:“我们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回肉,哪有肉喂它呀!”阿黄本已站起身子,闻听此话就又卧了下去,依然迷着眼。父亲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给你肉还不吃!”阿黄发出低低的呜咽声,父亲把桌子上的一块肉骨头丢下去:“去啃骨头吧!”阿黄跳起来,叼着骨头跑去了。奶奶笑着对父亲说:“狗是有灵性的,不要责怪它。它也知道肉是好东西,知道我们平时吃不上。你说的话它听进去了,所以才不会上来抢。你给它骨头,它才肯叼了去。”父亲点点头:“骂它几句,看来还真是委屈它了。”

第二年冬天,阿黄的小腿上长出一个包来,后来居然溃烂了,它不住地用舌头去舔。奶奶找来药膏给它敷上,但却没有好转。奶奶心疼它,叫父亲带它到镇上去看看。父亲恼着脸说:“镇上也没有给狗看病的医生,即便是有,也不一定能看好,再说也没钱给它治啊!”奶奶听了无奈地摇摇头。

第二天,阿黄居然不见了,一天也没回家。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出村外,在当年捡拾它的地方果然看到了它。它依旧躺在那个土埂下面,见到我,它趔趄着站起来。我把它紧紧抱在怀里,发现它那病腿的下半截已经掉了。这让我大吃一惊,陡然发现阿黄的嘴上沾满了血迹和体毛。我终于明白,它是忍着剧痛将那截病腿咬掉了。它的刚强让我热血沸腾,我抽噎着,眼泪簌簌而下。

父亲第一次流泪了。他说:“多么勇敢而又坚强的一条狗啊!”奶奶边笑边抹泪:“多么善解人意啊!”阿黄的那条腿保住了,只是瘸了。

来年夏季,雨水把村口那个窑坑填满了,午间常有孩子们去那里玩水。有一天中午忽然传来呼救声,我们赶紧爬起来,阿黄早已飞跑出去。原来一个小女孩在河边玩时,一不小心滑入深水区。其他几个孩子见状,一时慌得大声哭叫起来。阿黄跑到水坑旁,跳入水中,叼住小女孩的衣领。小女孩挣扎着,几番进入深水区。岸上的孩子大声呼叫着,阿黄拼命用嘴推着小女孩游向岸边,岸上的孩子们赶紧过去接应,小女孩得救了。我的阿黄一时成了村里的明星,还传遍了十里八村。

后来阿黄病了,村里人都过来凑钱,让父亲带它去县城看病。父亲这次没有犹豫,然而医生的话却如晴天霹雳,阿黄得了癌症。

阿黄去了。

父亲和我及众位乡邻把它埋在了当年它被救起的那道土梗子下面。我们知道,那里才是它的归宿,它会在那里安心长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