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努力抖擞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司马小萌时间:2021-06-01 11:30

不是总有写文章的冲动,有时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人的心情就像五线谱,有高音也有低音,并非随时随地可以“高亢”起来,即便是专业歌唱演员,也未必能够轻而易举地飙到“嗨C”。

好吧,调整心情,努力抖擞,时不时自夸一下,自嘲一把,自娱一回,人不怜我我自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1

我的脸,朋友的花。头发依旧蓬乱,花儿仍然鲜艳。我领着几位初学者,以花为前景进行人像拍照实践。我既是导演又是演员,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适逢3月5日学雷锋日,是不是应该给自己来两句好话?——“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总在做……雷锋叔叔,我来了!”

(真有捧场的。沧州小殷在朋友圈写道:“学习萌姐好榜样!每天朝气蓬勃地批人不断,诲人不倦,倾倒一片又一片!”

哈,我留意到“批人不断”几个字,心情有点复杂。)

2

从本月16号起,进京返京不用核酸证明。我火速与天津《今晚报》同仁联系:“原定的北京小分队去天津拍海鸥,可以成行啦!”想来真感动:前一段时间,因为手续繁琐,几乎放弃了去那里拍照的计划。但天津同行宽慰说:不用急,海鸥等你,你不来它不走……

(见过会说话的,没见过这么会说话的。)

3

听说我们要去天津拍海鸥,连云港的朋友伦月坐不住了,他强调:“天津的海鸥是渤海湾养大的,可我们连云港的海鸟是太平洋飞来的,来这儿拍摄比较符合国际形势。”

不知道这个“国际形势”怎么讲。我回复:“嘿嘿,老板,以后我们肯定会去连云港的。”他问:“当真?”我肉麻地回答:“你是我永远的根据地!”

4

去年底,我自拉又自拍手风琴演奏,并在朋友圈炫耀一回。被小区邻居小焦看中机会:“下下月我过生日,送我一曲如何?”本人向来爽快,一口答应:“这个可以有!”尽管手风琴重达40多斤,早已让我望而生畏,而且没有正规学习过,有些自惭形秽。但,司马老师是谁呀?给点阳光就灿烂。

唔,不给阳光也灿烂。

5

既然“做”得好,那么完全可以“说”得好。自我表扬与自我批评同样重要。在这偌大的世界里,无须左顾右盼,时不时给自己熬碗“鸡汤”慰劳一下,挺爽!好友周岩夸我“自带光芒”,而我大妹却叫我“贫嘴大侠”!喂喂,怎么差得这么远?明天要找上门,跟大妹理论理论。

6

三个女人一台戏。

虽说这句俗语多少有些贬义,但今天允许“自黑”一把,因为三八节是我们的节日,咱不“放肆”谁“放肆”?我和俩闺蜜入住同一小区18年了,时光不老,我们都好,见与不见,友情不少,楼上楼下,随叫随到。

7

说是遛弯,怎么遛到餐馆了呢?怎么又是老一套,馄饨面、鸡爪之类,总是吃不腻呢?为啥同行的闺蜜小夏仍然例行“威胁”:“你要抢着给钱,我转身就走!”为啥……为啥……

得,不就吃顿饭嘛,瞧司马同学,问题那叫多啊!

8

几天没留意,竟然已进入春花的旺季!悄悄绽放,静静陶醉。发现身边的美是一种享受,记录身边的美是一种乐趣,难怪最近旅游大军那么活跃。尽管我没赶在节日出行,而且提前20天订票,仍然买不到一等座。奇怪,有钱人咋那么多呢!

9

“人老了才明白:与亲戚断交,与同事断联,寻三五知己,各自安好。”起床后看到朋友圈有人转发这个帖子,我不禁哈哈笑了。不知作者受了多大打击才写出这样绝情的话,我得好好琢磨琢磨。洛阳哥们郑征“义正言辞”:“是不是过分了点?刻意断交,只显出作者的利己。”中国人民大学盛学弟很慧黠,笼统概括为:“相忘于江湖,回归到知己。”唔,放之四海而皆准,谁都没得罪。呵呵。

10

朋友晶岩请我为老区的孩子捐书,还要求附上300字寄语。拿起笔才发现,家里竟然找不出一张像样的白纸,只好写在两张稿纸上,随书寄去。看了几位捐书者庄重得如同书法作品的手写寄语,自己“臊眉耷眼”地悄悄惭愧了。

(其实,就连稿纸家里也没剩几张了。唔,无纸办公,我先行!)

11

有家报社的哥们不无忧虑地对我说:“我担心,过几年我们这张报纸会消失……”我斩钉截铁、完全不予慰藉地回答:“肯定会!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等到纸消失了,还谈什么报纸啊!”不过这还不算什么,近日看到一则资料:科学家利用非洲爪蛙的干细胞,制造出世界上第一个可以自我修复的活体机器人。注意“活体”二字,科技的日新月异、突飞猛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12

“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

很喜欢这句话。其实,除了母亲把我带到世界上需要好好感恩,真想不出世界如何爱我来着。但毫无疑问我是爱世界的,人生就来这么一回,不爱行吗?不过,爱它的方式有很多,我钟情于下面这些:在脑海里、在文字间、在照片中虚化世界的苦难,彰显它的光明;淡化世界的沉重,渲染它的轻松;简化世界的繁琐,力推它的纯真……

哦,最后,是不是需要科普一下前面提到的“嗨C”?“嗨C”,也称作“High C”,是声乐上俗称的高音唱法。对于男歌手而言,能唱到High C,代表具备了一定的高音实力。而女歌手天生音域较宽,唱到High C相对容易些。对于我们这些“五音虽全”却底气不足又没受过训练的家伙,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