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五月端午吃粽子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郭振山时间:2021-06-22 12:17

儿时一进五月就总盼着端午节早日到来,目的是可以吃一顿用苇叶包上黏米、红枣等包成的粽子。在那物质相对贫乏的年代,农民一年四季多以红薯充饥,粽子对我们的吸引力绝不亚于今天的山珍海味,因此,想过节、盼过节就成了儿时的一种期待。但过节对母亲来说绝对是一种额外负担和付出。

临近端午节的前几天,母亲便拿出头年腊月二十三蒸年糕特意剩下的黍稷,摊在卧室的躺柜上晾晒,然后簸去杂质,拿到村中心路口的碾子上推碾,再用簸箕手簸去皮,变成黄橙橙的黏米。初三晚上找出头年五月端午吃过粽子特意收藏起来的苇叶,用一个大盆加水泡上,然后就准备豇豆、红枣、花生米等。接下来要在出工劳动回家时挑一些长势好的菅草割回来,和苇叶一起泡在盆里。初四晚上吃过晚饭,母亲便动手包粽子,她先是把黏米、豇豆、红枣等原料倒在一个加了水的盆里搅拌均匀作馅料,然后蘸着水将三张苇叶一张压着另一张的三分之一在左手上铺成一张苇叶片,铺好后在叶根三分之一处以45°角斜折成一面高出另一面三分之一不带漏口的漏斗,右手抓一把馅料放入漏斗中,放满后将高出的苇片叶尖折向漏斗口盖住馅料,长出的部分顺漏斗身捋下,用菅草做绳绑好,一个翠绿玲珑的粽子就包成了。

这样一个一个地包下去,直到包完所有的馅料。最多时母亲一共包过129个粽子,晚饭后一直包到后半夜才包完。然后,母亲将包好的粽子码在一口平时不常用的七印的大铁锅中,加上适量的水,点火后往灶膛里添一些劈柴,自己才上炕睡觉,睡不了一会儿便又起身为灶里添柴。可以说,为让全家人端午节能吃上粽子,母亲是一夜都不得安生。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文火慢煮,天亮时粽子煮好了,生产队出工的钟声也就响了。母亲简单梳洗一下便到钟下集合,领取生产队长的派工后随社员们一起下地劳动。早饭收工后回来,炒个茄子豆角或切一盘白萝卜咸菜,捞几个粽子放在用高粱莛秆做的菜浅里端过来,那种甜糯中夹杂着苇叶清香的气息袭来,忍不住伸手抢过一个,解开捆绑的菅草,剥去裹着的苇叶,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一股黏黏的、甜甜的感觉直冲心脾,虽然有些烫嘴但仍让人欲罢不能。

煮熟的粽子外皮湛绿,内部金黄。母亲不但手巧而且十分要样,她包的粽子不仅形体美观,而且由于精包慢煮,出锅后不爆皮、不露馅,久放皮不干、馅不缩、形不改,保存三几天不会馊。那时没有冰箱,食物全靠自然保存,而黏米制品最不易保鲜,一般一天一夜最多两天就会变质。包粽子多用黏米,保存就成了最让人头痛的大问题,一般家庭妇女都很少去包这种包起来费时、煮起来费火而又不易保存的粽子。为让街坊四邻都吃上粽子,早饭后母亲便按照人口多少将相应数量的粽子装在布袋中让我们姐弟分头给那些没包粽子的家庭送过去。这些家庭得到粽子后,多数由主妇亲自为我们在倒下粽子的布袋里装上黄瓜、豆角等应季蔬菜让我们带回来,有的甚至亲自送过来。

虽然现在物质生活日益丰富,端午粽子花样翻新,出现了猪肉粽、牛肉粽、虾仁粽甚至上百元一个的极品粽,但儿时的黏米红枣粽子依然深深地印在脑海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