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小女孩阿芳 ​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薛克谬时间:2021-06-28 08:52

记忆深处,小女孩阿芳曾经与我住在同一个职工家属院。

上世纪50年代,我父亲在天津市河北区的一家工厂上班。那时正处在解放初期,工厂一般都要为职工建房。圈上一块地,盖上十几排平房,每一排大约有十来间,每户住一间,就可以解决百十来户人家的居住问题。这就是所谓的职工家属院。

我家之前是租住民房,后来才搬进了家属院。小姑娘阿芳的父亲和我父亲在同一个工厂,我们住在同一个家属院。

那时我上初中,十四五岁吧。我家兄弟四个,我是老大。阿芳只有一个弟弟,她比我小两三岁,她弟弟又比她小两三岁。

阿芳身材细高挑,一张瓜子脸,健康红润,眉清目秀,头上左右扎着两个抓髻,带有一种雅致的古典美。论相貌,她在本厂家属的女孩子们中,不说拔头筹也应算是名列前茅。她弟弟的名字叫和平,脸盘比较宽,眉目疏朗,很乖巧,是姐姐的跟屁虫。我经常看到她们姐弟俩的身影,心里总是涌动着一种温馨的感觉。我们碰面的时候只是彼此打个招呼,她的脸上常常会露出纯真的笑容。

离我家不远有一座宽阔的体育场,旁边有一所中学,我就在那里读书。学校不怎么大,校园的东北方有一个天然湖。一天下午,课间休息,我和两三个男生在湖边玩,就听见湖的另一边有个小男孩在大声地不断喊我的名字:“某某哥哥,某某哥哥!”抬眼望去,只见湖对岸有几家院落,其中一家的矮墙前坐着两个小孩,其中一个小个子的男孩正在那里使劲地喊,而他旁边,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正向我们这边望。那几个男生马上便明白了,于是开始取笑我,我也马上涨红了脸。虽然心中涌动着一股难以言表的暖意,但我口中还是极力否认,而他们则不容我辩解。此时,我根本没有丝毫勇气去回应那“某某哥哥”的声声呼喊。现在想起来,好像对不起和平,更对不起阿芳。她有足够的勇气,可以当着几个男生的面,让弟弟喊我的名字,而我却没有勇气回应。阿芳的勇敢与热情让我铭记在心,至今难忘。

转眼间多少年过去了。我上了大学,毕业后工作、成家,有了孩子,在河北某地生活。而我也听说,阿芳作为知青去黑龙江建设兵团了。过春节回天津老家,成天忙忙碌碌的,我和阿芳也难得碰面,对成年的阿芳我几乎没有丝毫印象。再后来,听说她得了病,返城回到了天津。等我再次见到她时,我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没有办法把那个头上扎着两个抓髻的细高挑小女孩跟眼前这个阿芳的影像重合在一起。岁月啊,真是一个残酷无情的魔术师!

后来我们家搬离了那个家属院,我再回老家看望父母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阿芳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