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第一次使用收割机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樊新旺时间:2021-06-28 08:55

第一次使用收割机割麦是在1994年的麦收时节,那时我刚在清苑县魏村镇担任党委副书记。听魏村南街支部书记胡振江说谢上村的赵十一买了台收割机,因我和胡振江是两村的地邻,他便对我说,今年咱不用镰割了,找赵十一的收割机给咱来割。我说咱十里八村就他一台收割机,他能腾出手给咱割来?胡振江说:“没事,我和他是拜把子哥们,他不给谁割也得给咱割。再说,你这个党委副书记管着这方地盘,他总得给你点面儿吧?”我说那好吧,咱俩一块找他。

谁料,这个消息一散开,满村人都沸腾了,许多人都停下镰刀,翘首盼着收割机开来。等了几天,见许多户都拿镰刀割完了还不见收割机的踪影,许多乡民便找到我急不可耐地催问,什么时候来呀,还能不能来?我只好找胡振江问情况。胡振江说:“我总是打电话催他,他说一定能来。”我说,光打电话没用,咱还是一块到村里看看去吧。

到了谢上村,我看到许多人跟着收割机,有的死拉硬拽,非要给自己割去不行。有的到了自家地头,说什么也不放过,司机一发动马达,地主就躺在前头。一看这情景,再看看还有很多待割的麦田,我说:“胡书记,我看轮到咱还得等三天。”胡书记说:“今天晚上咱不走了,就在这村等着,等深更半夜人少的时候,咱让他偷着开出来。”我说也行,于是我们就在一家新盖成的空房里等下来。谁知渐渐地村里又来了许多人,都找到我俩一同苦等。到了半夜,人们又渴又饿,我们就从小卖部买来啤酒和花生米什么的充渴充饥。胡书记喝到劲头上,有人激他:“胡书记,你和车主不是拜把子吗?他就敢这么晒着你?”这一下可把胡振江激火了,他把酒瓶一蹾吼道:“走,跟我找他去!”

我们七八个人跟随胡书记来到赵十一门口,他呐喊着敲开门,见面就给了他个擂头懵:“赵老弟,你可早应了我,你今天说过去明天说过去,可我们苦等了两天多,你那机子连本村的窝都不挪,你是想先把村里的钱都挣完了再挣我们的是不是?你开着金矿,就你趁钱,就你买了台收割机是不是?你别忘了,你小时候吃不上饭的时候,是你这位大哥接济的你,你还有良心没有?”

胡书记这一连串噼里啪啦的暴风雨把赵十一砸得不轻。他赶忙赔笑说:“大哥,不是,不是这样。我早想把机子开过去,可乡邻们硬是拦着不让挪窝。咳,早知这样,我还不如多买两台呢。”胡书记把手一挥说:“算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就给我说什么时候给我们割去吧!”赵十一说:“今儿个傍明就去,谁再阻拦我的机子都不行!”见他态度很坚定,我们就撤了。又怕万一车开不出来,我们就又回到原地等,一直等到东方发白,我们才跟随过来。

割了胡振江和我的麦子,机手就不割了,他说赵十一早答应了本村几家。我的地邻们哪听这一套,都说割不完我们的你就是说下大天来,我们都不让你走。机手无奈,只好打电话请示机主。赵十一说:“那我有什么办法,我早知道你去了就回不来。实在不行,你就在那儿割吧,我再给咱村的人解释。”

就这样,收割机在我们北曹庄一户挨着一户割,乡亲们那个乐呵劲儿就甭提了。自古以来,天底下的农民都是弯腰拿镰,苦割几天后累个臭死,回家还得用铡刀铡、用碌碡碾压,而今他们一步就到位了,直接就能把干透的麦子装进粮囤。农民们有了这轻松的第一次,有谁不高兴呢?

这是27年前我第一次使用收割机割麦的经历。从那时起,人们看到,收割机把给土地当奴隶似的农民变成了土地的主人。第二年,村里人便合伙凑钱买了两台收割机,渐渐地,农民们就开始“手端茶水笑田头,喜看机船麦海游。捕满珍珠车里倒,歌飞沃野淌风流”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