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春又来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王东梅时间:2021-07-06 16:17

  • 立春刚过,老宽就麻酥酥地心痒起来。他想去河边看看河开了没有,他想去路口看看柳树泛黄了没有,他想去植物园里看看迎春花发芽了没有。老宽想去,老宽就是想去看看。

    老宽去了河边,河面上还铺着一层薄雪。老宽去了路口,柳树条子还黑黢黢的没动静。老宽去了公园,除了过年挂的那几个红灯笼有颜色,公园里还是一副冬天的样子。

    已经立春了,春天咋还不来呢?

    老宽想,已经立春了,就应该干点事了。干啥呢?老宽一时想不出来。但老宽觉着,在没想出来干啥之前可以先去理个发。对,剃个龙头。当然,老宽没有把头发剃光了,而是人家理发师给他修了一个分头,很精神。

    理了分头的老宽又给自己换了一件簇新的衣裳,镜子里的老宽立时年轻了很多。老宽想,该去干点嘛了。

    老宽屋里屋外转了三圈,一个人没见着,什么主意也没想出来。可不嘛,去哪儿找人呢,儿子媳妇都在城里上班,孙子孙女也在城里上学,老伴没了以后,偌大的院子里就剩他一个人了。家里没人,街上找去。

    街上可有的是人,东家大门口西家墙根下,到处都是和老宽差不多年纪的老头老太太在戳街晒太阳。少见老宽这么衣帽光鲜的样子,豁牙露齿的就拿他打趣:老宽呐,这是要娶媳妇啊?

    娶!娶谁呀?老宽就也打趣。不打趣又咋着,还真娶个媳妇?老宽嘴里糊弄着,心里却动了一下。

    走了半道街老宽也没想出要干点啥,抬头却发现一双腿已经把他送到了春香超市。快到饭点了,出出进进的都是买东西的人,超市里这会子正忙。老宽瞅着不尽是村里的人,还有许多生面孔,想来应该是邻村过来的。

    老宽正扒着门口瞧热闹,冷不防屁股上被人踹了一脚。回头就瞧见了春香。只见她瞪着一对三角眼:不帮忙在这瞅啥热闹?说完,嘴巴就凑上来:人多手杂,你帮我盯着点。春香嘴里的热气热热呼呼地扑到了老宽的耳朵里,老宽立马来了精神,领了圣旨一样蹿进超市里。

    说起来老宽最服春香。她也和老宽一样,一双儿女在城里工作,她恋着老宅子,也是一个人住在村里。可春香心思活络,守着街面的房子掏了窗户和门,热热闹闹地开起了超市。虽说就是些家常过日子的米面粮油针头线脑,可是村里老人没有退休金,比起伸手和儿女要钱花,小超市的收入就让春香硬气多了。可话又说回来,一个女人,又是个有了些岁数的女人,独自撑着这个两间门面的小超市有时也免不了顾此失彼。这不就有个外村的人,趁着超市里人多,春香又卖货又收钱顾揽不过来,把一把小手电卷在电褥子里要夹带出门,幸好被老宽一把按住了。

    老宽扬拳头就要打。拳头虎虎生风,那架势仿佛他就是店的主人。到底是外村的,自知理亏不敢耍赖,那人一个劲地央求: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春香倒没难为他,补齐了手电钱就放他走了。贼走了,老宽就牛起来了,腆着脸和春香说:今儿要不是我在……

    要不是你在,丢的说不定就不是一把手电筒子,兴许还有电褥子,是不?不等老宽说完,春香就截住了他的话头。

    可不呗!老宽不在意春香话里的刺,牛哄哄地一屁股坐在米袋子上。

    起开!春香又是一脚踢在老宽屁股上。老宽自觉不该,屁股咋能坐在食物上,慌忙跳开。春香却不说这事,怼他:新衣裳是偷来的?蹭脏了,不得耽误你娶媳妇?老宽被春香说臊了:娶啥啊!

    切!春香用牙缝里的一股气流表示了对老宽的不屑。汤锅里的鸭子肉烂嘴不烂。有人知冷知热,不好过你一个人打单帮?

    老宽被春香说得心里熨帖得很,嘴上却还硬着:让人笑话,让人笑话。

    谁笑话?过地上的日子,干啥听天上的鸟叫唤。

    可也是呢。老宽觉着春香这女人就是能,啥事她都能摆出个道道来。可是,可是……

    可是啥呀?春香问。

    我这都往60上数了,再娶个老婆不给儿女添负担?

    呸!这回春香是干脆啐了老宽一脸。春香说,你没听电视里那个主持人说吗?新的年龄标准65岁才算青年,你呀顶多算个小青年,想养老还早呢。

    老宽嘿嘿地笑:人家说的是心理年龄。

    切!春香嘴里又喷出一股气流:我还不知道是心理年龄!人说七十古来稀,那是老话。你去公园里看看,现而今80岁的老头跑起来都不输小伙子。人活的就是个心气,你不服老你就不会老。

    老宽觉着春香的话有个咂摸头。

    超市对面的墙跟下,一拉溜和春香老宽岁数相仿的无所事事的男男女女还在晒太阳。

    明天来超市里打工吧。春香说,做个自食其力的“青年人”。

    干啥明天,今天就上工。说着,老宽抄起米袋子扛在肩膀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