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儿时的冰棍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莲池区 许栓利时间:2021-07-07 09:31

我出生在山区农村,上世纪80年代末,小时候的夏天,能够吃上一根凉凉的冰棍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童年的夏天,冰棍占据了我大部分的记忆,帮父母干农活或学习表现好时,母亲会给我买上一根。还记得每天吃过早饭后,总能看见一个中年男子骑着一辆大二八自行车来到村里,车子后架上带着一个木头箱子,箱子用棉被包着,上面有一个小圆口,那是用来拿放冰棍的,箱子侧面写着两个红色的大字——冰棍。他一边走一边叫卖:“四棱四角的,带把的,不化的,一毛钱一根大方砖,豆沙的两毛钱一根。”为什么这样喊呢?那时没有冰箱,从县城冷库拿出来放到密封较好的木箱里几个小时之内不会融化,待到中午或下午就开始化了,也就不是四棱四角带把的了。声声叫卖总是那么诱人,让人心里痒痒的。那时家里穷,每一分一毛钱都精打细算。我跟母亲软磨硬泡要一毛钱,买一根大冰砖,一点一点舔着吃,舍不得大口咬,是想慢慢品尝。

那时的冰棍也就那么两种,没有品牌名称,也不如现在种类繁多,包装也很简单。大冰砖没有包装,是用山泉水、色素、糖精冷冻而成。豆沙雪糕是用豆角老熟的豆子放在锅里煮熟,豆汤冻成冰棍,上面放几个豆子 ,用一张白纸包着。

莫言曾说过:“一个人无论写了多少作品,他的作品都是对童年的记忆,他所有的作品就是一个个人的自传。”是啊,岁月的年轮一年又一年增长,对我来说,儿时夏天吃冰棍的一幕幕情景仍然记忆犹新。

如今家家户户有了冰箱,冷饮的种类越来越多,口味也越来越丰富,但我却无法抹去童年的回忆,大冰砖,豆子雪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