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第一次远行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柴汝新时间:2021-09-06 08:54

我大姑早年在天津工作。

小时候,常听奶奶讲她在天津的见闻,我听得很入迷。我梦寐以求的是早日去大姑家,亲自见证一下奶奶的那些见闻。

我的家乡距离京沪线德州火车站40里。尽管不算很远,我10岁前却没有见过火车。那时生活贫困,父母整日为吃穿发愁,哪有闲钱让我去坐火车呢?

第一次去天津,是坐“专机”去的,搭乘的是一辆拉货的拖拉机。那是1974年的寒冬腊月,正值小学放寒假,我跟小叔一起去天津大姑家。第一次出门远行,心情格外激动,临行前的那个晚上,我彻夜未眠,想象着天津的美好景象。翌日凌晨,吃罢早饭,父亲和四叔各自骑着一辆自行车去送我们。他们顶着繁星,冒着凛冽的寒风,骑行20多里路,把我们送到庙灵公社的副业站。

经过一路颠簸,我的两腿连冻带颠都麻木了,下车后不能走路,活动了好大一会儿,才缓慢走进屋内。本以为坐火车去,原来是搭载运货的拖拉机。尽管这样,我仍然很高兴。隆冬季节,我坐在露天的拖挂里,忘记了寒冷,热血沸腾,心花怒放,盼望着早点到达目的地。

这时一列火车疾驰而过,让我尽情地看了个够……突然,拖拉机停了下来,过来几个人,检查完了司机的证件,又上到车厢来检查,要看我们的证件。那时人们还没有身份证,我们临行前在大队开了一封证明信,写明我们的身份、表现、去向等。检查完后不让我们走,理由是拉货的拖拉机不准载人。司机求了半天情,答应到前方的火车站后我们改乘火车,这才放行。司机告诉我们要隐藏好,我们不再大声喧哗,伪装好继续前行。行至中午,又遇到了检查人员,这次说什么也过不了关了,我们只好下车步行大约二里地,到火车站改乘火车,车站名记不起来了。

坐火车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仿佛做梦一样,这么新鲜,这么稀奇。我不时地向小叔问这问那,不知不觉间到了天津东站。下了火车,改乘无轨电车。此时天色已黑,我望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灯火通明的大街,目不暇接,浮想联翩。农村和城市真是天壤之别啊!

小叔打断了我的暇想,告诉我白天外出时不要东张西望,不要让城里人说你是土老冒进城。到了大姑家,这是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和大姑见面。大姑见了我,她问一句我答一句,感到很陌生。我问小叔这里的门怎么朝北呢,他说我转向了。人们都说,到了天津卫,十人得有九人转向。

初到天津,一切都感觉格外新鲜。大表哥带我进商场、逛公园、滑冰、看电影,样样开心,记忆最深的那场电影是《渡江侦察记》。

参加工作后,探亲、出差无数次,每逢乘坐火车飞机,第一次出门远行的情景总是历历在目。如今,我即将退休步入老年行列,特别爱回忆往事,天津这次远行是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