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柴汝新|莲池行宫十二景之四——高芬阁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时间:2022-01-15 06:00

高芬阁在古莲花池北塘北岸正中,是长、宽各三间的两层阁楼,歇山顶,四面开窗,围以廊道。南侧临水,与藻泳楼相望,有平台伸向水中,便于游人与荷花亲近,是夏日赏荷的好去处。

“高芬”是指高洁的节操,取自《晋书·郗鉴传》的赞语“高芬远映”。直隶总督方观承在《莲池行宫十二景图·高芬阁》中描述说:“每当风清月晓,翠盘擎露,红萼卷凉,襟袖之间,别饶肃爽。”因此借用“高芬远映”的词句来赞美荷花,高洁的节操灿如日光,远照四方。清代莲池书院院长张叙《高芬阁》诗赞中说:“无事偶来帘阁坐,藕花香里日如年。”二位先贤所述,一夜一昼皆尽其妙。

乾隆皇帝在《莲池行宫十二景题咏·高芬阁》中赞叹说:“延楼连属贮羲文,相映罘罳瑞色氲。那更名言藉司马,早应此阁号高芬。”诗中赞美其祖父康熙的书法与屏风上的画交相辉映,足以称为“高芬”,用来为楼命名何必借用《晋书》的话!乾隆皇帝又云:“餍饫于斯优以游,无妨书院有重楼。高芬设引济阴喻,应在其人公正求。”“三朝文治继绳修,方伯历年锡字留。六艺高芬千古永,陈家那数御书楼。”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秋,英法德意四国联军侵至保定城,分区占据10个月之久,四处烧杀淫掠,古莲花池的主要建筑被焚烧殆尽,珍宝、文物被洗劫一空。光绪二十七年冬,袁世凯出任直隶总督,为了迎接从西安回銮的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着手修建行宫及御苑。由于清政府不拨银两,地方财力不足,未能恢复原貌,高芬阁二层建筑修建成高芬轩一层建筑。2005年,高芬阁落架重修,恢复至二层。

高芬阁匾额为方观承书。阁联为“林荫晴和,兰言曲畅;流水今日,修竹古时”,意思是春天的树影呈现出晴朗而和暖的景象,学子们的知心话详尽而明白;今日的流水就是古时的流水,古时的修竹亦即今日的修竹。

上联第一个分句切景而写,高芬阁右与翠柏为邻,左与紫藤、高槐结友,春季树荫淡薄。这一实景兼有视觉和触觉的感知,视觉所见是淡淡的树影,触觉所感是从稀疏枝叶间漏下来的阳光之温煦。第二个分句也是切景而写,高芬阁的北面就是莲池书院,“兰言”应当是指那些被乾隆皇帝勉励的“处为传道器,出作济世匠”的莘莘学子们互相切磋学问、砥砺品格的肺腑之言。

下联词语通俗,但意思却耐琢磨。联中的“流水”和“修竹”都是即景而书,两个分句是“互文”。古诗文中有时采用“互文见义”的修辞手法,让上下句的文义互相阐发,互相补足。唐代王昌龄《出塞》诗“秦时明月汉时关”句中,前一分句秦时亦有关,后一分句汉时亦有明月,互相呼应,彼此映衬,绝对不能看成明月只是秦时有,雄关唯在汉时存。高芬阁的下联亦然,两个分句的文义应互相补足,前一个分句中既有“流水”亦有“修竹”,后一个分句中既有“修竹”亦有“流水”。原联句为了使全联的尾字是平声字,将时间词后置。下联描绘出一种修竹常绿、溪水永流的恬淡意境。联为清代有“淡墨探花”之誉的书法家王文治所撰书。

奎画楼是高芬阁西侧的连楼,属一组建筑。“奎”本指胯骨,西方白虎七宿的第一宿有星16颗,形似胯骨而得名“奎宿”,古人又因奎宿屈曲相勾如文字而认为它主管文运,又因此而美称帝王的诗文书画,“奎画”就是指帝王的墨迹。

这里曾供奉康熙皇帝的御笔刻石16方,以擘窠书“龙飞”二字最为醒目。清乾隆十一年(1746年),乾隆皇帝为庆贺保定莲池行宫的建成,将康熙的圣迹“龙飞”二字带来供奉,曾悬挂在行宫奎画楼上。时任直隶总督那苏图见乾隆皇帝对莲池行宫如此重视,自然对此墨宝表示格外尊崇和喜爱,他将“龙飞”二字摹勒上石,然后请拓工精拓,再装裱成幅,分赏直隶官员,得者如获至宝。

后来,英法德意四国联军侵入保定,莲池行宫的珍宝被洗劫一空,奎画楼化为灰烬,“龙飞”原迹不知去向,所以今天留存于世的只有这块刻石了。如今的奎画楼是文物收藏展示的地方,内有铁炮、曲阳石造像以及一块有着4亿5千万年的古生物珊瑚化石。

这正是:

阁楼临池立,荷香扑入鼻。

鱼蛙鹤相鸣,管弦歌舞齐。

新藤古槐倚,龙刻珊瑚替。

莲池兴衰史,代代应追忆。

(作者:柴汝新  编辑:苏若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