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吴晨硕|姥爷的旧军帽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保师附校八年级3班 吴晨硕时间:2022-04-06 08:35

春风轻轻拂过那片桃林,姥爷坐在树下,眼望无尽的远方……

姥爷70多岁了,个子不高,身材瘦削但却精力旺盛。常年劳作使他的背一驼再驼,加上头顶的旧军帽,显得更加苍老。

姥爷的嗓音浑厚洪亮,每次一看到我,他总是高兴地大声说:“呦,我的大外孙回来了,快进屋来。”那么亲切,那么热情。

每次回老家,姥爷总爱带我去桃林里散步,语重心长地嘱咐我:“孩子啊,你还小,人生的路还长着呢,好好努力,姥爷看好你。”姥爷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关爱和期望。

可我对他的话似乎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里想的都是玩。姥爷默默转过身,走到最大的那一棵桃树旁坐下,摘下帽子,点起一支烟,轻轻抚摸着帽子上的军徽。军徽闪耀,他的眼角反射出一束光。

不经意的一瞥,我发现姥爷的脸被阳光晒得有些发黑。他的眼角皱纹密布,像树皮的褶皱一样。姥爷是一名老军人,心中永远怀着保卫祖国的初心,可终究抵挡不住岁月的磨砺,他退伍了,但他心中的那颗红星永不褪色,正如那顶军帽。

40多年过去了,姥爷那顶军帽已经软到变形,但上面的红星依旧鲜红耀目。他希望我将这接力棒一代一代传下去,为了江山,为了人民,就像他们那些先辈一样。那一刻,我明白了姥爷,我坚定地说:“放心吧,姥爷,有我在呢。”姥爷笑了,笑得那么灿烂。

今年回家,我们还没下车,就听到姥爷那浑厚洪亮的话音:“呦,大外孙回来啦!”透过车窗向外望去,门口的姥爷裹着棉袄站在风里,手中的烟只剩下烟蒂。门还是那个门,人还是那个人,但总感觉的背更驼了,姥爷确实老了。

二月严寒,挡不住春天的脚步。今年的桃花如期盛开,花香伴着春风隐隐袭来。桃树下,一老一少坐着聊天,风轻轻拂过脸庞,花落成雨。在这缤纷花雨中,姥爷那顶旧军帽显得格外神圣威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