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任新安|老乡情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满城区 任新安时间:2022-04-06 08:35

20年前,18岁的我在石家庄的一家民办技校学习。当时学校食堂没有早饭,只能到外面吃早餐。有一天清早我正吃着油条,一位70多岁的大娘用慈善的眼光望着我说:“这个小小子,你是满城的呗?”

我喝了口豆浆,说:“大娘,我不认得你呀。”

大娘微笑着说:“我也不认得你,可我‘认识’你的声音,地道的满城话,听着亲切。”

我问大娘:“您也是满城的啊?”大娘用手拢了拢花白的头发说:“我是满城山里的,来这里30多年了。”

“没回去过吗?”

“以前每年回一次,自从儿子去了三亚,家里老人也没了,有七八年没回去了。”

“大娘,那您想家不?”

“傻小子,你说想吗?”说完大娘用手指向公路南边的博物馆,深情地说:“我想家了就去博物馆,那里面有个汉墓展厅。我还经常领着老姐妹们去参观呢,有金缕玉衣,有长信宫灯……我跟她们讲,这些宝物就是从我们满城山上挖出来的。”

自那次和大娘相识以后,几乎每天早上都能遇见她。我们说几句家乡话,有时大娘还掏出几个煮熟的鸡蛋递给我。她说我这么小岁数就离开家出来学手艺不容易,我心里热乎乎的。

那年中秋节到了,大娘邀请我去她家吃月饼和饺子。傍晚下课回来,我买了一兜苹果,和早早等我的大娘去了她家。大娘家住在博物馆西边的一栋老式楼房二层,水泥木扶手的楼梯很窄。大娘的房间不大,不过60来平米,家具不新却很整洁,朝南还有个不大的阳台。

吃过月饼和饺子,我和大娘就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看圆圆的月亮。皎洁的月光下,大娘问我:“孩子,你知道我最喜欢吃的是咱们老家什么特产吗?”她的口气更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我说:“是草莓吧,我家在县城南边,大面积种植草莓。”

大娘摇摇头说:“草莓也不错,但我最爱吃的还是咱们满城的磨盘大柿子,尤其是熟透了的冻柿子,冬天在火炉上烤了吃,热乎乎的比喝蜜都甜。”

我说:“大娘,等我放假回老家,给你带一兜柿子来,让你好好解解谗。”

宁静的月光下,我和大娘开心地聊着家乡的事情。

一个秋雨绵绵的傍晚,我在回宿舍的路上不小心崴了脚,晚上脚就肿了起来。第二天室友帮我买了治跌打损伤的红药水,我抹完后独自躺在宿舍静养。下午,似睡非睡中有人推开了门,是大娘来看我。我赶紧坐起来,大娘说:“傻小子,光这么躺着啥时能好?起来,跟大娘回家去。”我执意不肯,但最终还是拧不过大娘,只得坐上老人家骑来的小三轮车……

那几天,大娘每天给我用药水洗脚,然后坐在床头给我捏揉。经过大娘一个星期的照顾和调理,我能下地走路了。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大娘,可她只是平静地说:“咱们是老乡,出门在外就是一家人,要实在感谢,等你回家回来时给大娘带几个老家山里的大柿子就行了。”

我拍拍胸脯说:“大娘,咱一言为定。”

回家的机会终于来了,临近春节时,学校让我们回家到县劳动局开有关证明。办完事后,我骑上自行车去了山里。路边有的柿子树上还挑着三五个灯笼似的红柿子,进了山里,路边卖柿子的小摊也多了起来。我挑了一纸箱柿子,当晚回家就放在外面冻着。

回到石家庄,我抱着箱柿子先去了大娘家。敲了几下门,没人应声,再敲几下还是安静得很。大娘可能是出去了吧?第二天,我又去,还是没人。这时对门住户的门开了,一个中年女人看了看我问道:“你就是大娘的小老乡吧?”我点点头,这时女人从屋里搬出个柳条箱子,她说这个箱子是大娘临走时留给你的。

我急忙问:“大娘去哪儿了?”

中年女人说:“大娘昨天被他儿子接去三亚了,老人本来想晚两天走,但儿子在那边有急事要办,昨天上午就走了。这箱子里是大娘儿子的衣服和鞋子,浆洗得很干净,她说你穿着准合适,让我转交给你。”

我收下箱子,把那箱柿子送给了那个女人。我问她,大娘没留下地址吗?女人摇头。

在以后的若干年里,我养成了个习惯,临近春节就去黑山那边转一转,买些柿子回来给父母吃。每次我去山里买柿子时,眼前总是浮现出大娘的笑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