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本期主题•聊聊:记忆中的春耕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时间:2022-04-06 08:35

种花生

□定州市 马啸宇

那年我正读初二,平时住校,只有周末才能回家。盼望中,终于到了周五下午,我急匆匆骑车往家赶,但到了家却被邻居告知,父亲和母亲下地干活去了。

我在去地里找他们的路上不断遇到熟识的乡亲向我嘘寒问暖。乡情虽然亲切暖人,可当父亲赤脚扶耧、母亲在前面拉曳的场景进入我的视野,还是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我冲到母亲面前,请求换下她。开始她坚决不允许,说我身子骨单薄,干不了这活,后来见我执意坚持,只好同意了。我把拉耧的绳子搭在后脖颈上向前绕,再穿过腋下向后,差不多像一个“几”字形,开始用力向前拉。但一趟还没到头,就坚持不了了。我又试着去扶耧把,结果更不行,那耧把不受控制,在手里左右不停地摇摆,犁铧翻土的深度也不够,种子点得也疏密不均,原来种花生不仅辛苦更需要技术。

这一次种花生的经历,让我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了切身的体会,更让我看到了父母的勤劳、坚强和深爱。

如今,随着农业技术的不断发展,种花生都是机械化了,人力只需要驾驶机械,无论是拉地垄还是点种子都是一条龙的机械化操作,农民们告别了从前土里刨食般的艰辛,年产量也大大提高了。


农家娃眼里的春耕

□七一中路 赵同胜

农家娃的春耕不在“做”而在“看”。经常想起多年前父亲劳作的样子,春耕的影像那么具体而生动。

记得儿时脱掉棉衣的时候,地里的麦苗开始返青。父亲从柴房里拾掇出当用的农具,推上独轮车下到地里。我就意识到:春耕来了。

尽管有诗云“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但在我们那个地方,春天最主要的农事好像不是播种而是打理。主要农作物冬小麦在上一年的秋冬之交时已经种下,经过一冬的能量储备,春日开始萌发。父亲用小铁耙为麦苗松土,然后均匀地撒上肥料,引着河水撒着欢流入麦田。麦苗吃饱喝足了,和着暖暖春意一茁壮成长。

父亲蹲在地头抽着旱烟,连眼角的皱纹里都含着笑意。我瞅一眼父亲,再瞅瞅绿油油的麦苗,脑子里全是白花花的大馒头……


春潮涌 春耕忙

□武强县 刘誉盛

一场春雨过后,春耕匆匆拉开了序幕。黎明时分,大街小巷一片人欢马叫,打破了小村的宁静。大车小辆,咣咣当当,伴着布谷鸟的欢唱飞快地向田野里驶去。每当暮春时节,小时候和爹一起春耕的情形仍历历在目。

牵上自家的大黑牛,我跟着爹也加入了春耕队伍。耕地先打墒沟,我在前面牵牛,爹在后面扶犁。大黑牛闲了一冬天,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死活不肯往前走。爹拿起皮鞭,在牛屁股上一顿乱抽。大黑牛非但不惧怕,后腿还一通乱蹬,把套弄得乱七八糟。

我对爹说:“打墒最费劲,把犁定浅些吧。”爹却说:“你不懂,春耕深一寸,赛过一茬粪;春耕不用功,秋后一场空。春耕马虎不得!”我便说:“分打两次浅耕不行吗?既能让大黑牛省力气,地也渐渐耕深了。”

爹觉得有道理就调浅了犁铧。这一招还真灵,大黑牛拉着轻巧,也就顺顺当当,不再调皮捣蛋了。

打完墒,我就自由了。爹赶着牛犁地,我尽赏春日美景。朝阳洒满大地,映照着爹挥舞长鞭催牛耕地的场景。爹是那么坚定,牛是那么踏实,好一幅丽日春耕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