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王磊ㄧ保定老行当系列——木匠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王磊时间:2022-05-06 11:19

现在人们的生活现代化了,但无论城市还是农村,木匠的身影依然还存在人们的身边。人们日常生活所用的桌椅板凳、门窗橱柜、车船耧犁、案板面杖等等,无不留有他们深深的印迹。

木匠也叫木工,是一个古老的行当。他们以木头为材料,伸展绳墨,用笔划线,然后再拿刨子刨平,再用量尺测量,制作成各种各样的家具和工艺品。木匠的祖师爷是鲁班,本名公输般,因为是春秋时期鲁国人,后人称他为鲁班。他是古代著名的建筑工匠、建筑家,不仅能建筑“宫室台榭”,而且在征战频繁的年代曾经制造出了“云梯”“勾强”等攻伐器械。相传他创造了“机关备具”的木马车,发明了曲尺、墨斗等多种木制工具,还发明了磨、碾子等,的确是少有的勤劳机巧的匠工,受到社会普遍的尊奉,称他是“机械之圣”,几千年来,一直被奉为木工、石工、泥瓦匠等工艺门类共同的祖师,被尊称为“鲁班爷”。

在保定,木匠是一个很重要的手工业,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制造车船等交通工具、农业手工业生产工具,建造房屋庐舍和生活用具以及装饰行业、广告行业等等都离不开他们。木匠在保定还细分为全活木匠和专工木匠两类,全活木匠的手艺比较一般,但是什么活儿都能做,无论是箱柜桌椅板凳,还是门窗案板锅盖以及叉耙犁杖等,虽然做得不精致,但是也能做得有模有样,能使能用。

专工木匠则是只做有关的几种乃至一种活儿,可能开始他们也是全活木匠,但在长时间的劳作中不断积累经验,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专长,成为了自己的绝活绝技,以后就专门做这一种产品。也有人在开始学徒的时候就专一地学习一种技艺,比如学习做大车的、门窗的、耧犁的等等。保定这样的专工木匠很多,安新白洋淀就有专做舟船的斜木匠,而高阳县则有专做织布机的木工。在保定古城东大街上有一个店铺是专门做风箱的,这就是清末民初有名的“德顺风箱铺”。

木匠是一个专业性非常强的工种,在工作中每一道工序、每一个部件都有专门使用的工具,有用以劈开木材、砍削平直木料的斧头,有更细致地刨平修饰木料表面的刨子,有用来开料和切断木料的锯子,有用以凿孔和开槽的凿子,有用来弹直线的墨斗,有测量垂直用的悬,有测量水平线用的水平仪,有丈量与校正角度等的鲁班尺,此外还有铲、钻、锉、锛等。正是有了这些工具,木匠们做起活来才能够得心应手,也只有熟练地掌握了这些工具,才能成为一名技艺精湛的木匠。

在保定,不同的木匠做起活来也是千差万别,但这个行当在长期的生产过程中形成的许多规矩和忌讳却又是统一的,也可以说成是木匠文化,其中既有长期形成的习俗和忌讳,也有多年来对木工经验的总结。

木匠忌讳将曲尺拿在手上旋转,这样做预示着以后要停业;做完活儿后都要在做好的家具里留点刨花,以示“还有活儿干”,而做棺材的是个例外,绝对要把棺材打扫得干干净净。做活儿时要把材料留长一点,拼家具时如果可着墨下料,一刨一锯就不够用了,因此木工行民间有“宁长勿短,宁大勿小”的明训。

木匠行业规程还有“前打后跟,越掏越深”,说的是用凿子的方法;“木匠看尖尖,瓦匠看边边”,这是评价木匠和瓦匠手艺的方法;“木匠怕摸,瓦匠怕看”“大木匠的斧,小木匠的锯”,讲的是不同类型木匠的基本功;“小木匠的料,大木匠的线”,说的是小木匠(细木工)与大木匠(粗木工)各有各的要领;“一料二线三打眼”,这是衡量一个木工基本功的标准,要求刨料要平整、光滑、方正,画线要准确、正确,打榫眼要方正、垂直。

“歪树直木匠”是说木匠要合理选材,劣材巧用,提高木材的利用率。此外,关于运斧有“快锯不如钝斧”“一世斧头三年刨”,用锯的有“拉锯如抓痒”“鞭打快牛,锯使两头”“若要不跑线,两线并一线”等说法。关于用刨子有“立一卧九,不推自走。立一卧八,费力白搭”“推刨如撼山”“端平刨子,走直路子”等说法,关于用锛有“锛锛不留门,光朝脚上寻”“用锛如用虎”等说法,把用锛时的危险性讲得明确生动。在这些通俗的言语中包含着木工工作的技巧、经验和智慧的总结。

(保定市地方志办公室合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