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孔淑茵ㄧ窗外一片春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孔淑茵时间:2022-05-06 11:26

过了春分,沐过雨水,花草繁茂,景色万千。惊蛰一声雷,万物复苏生,共享这一场盛大春事。眼见着桃花谢了春红,柳絮飘飞,窗外热闹得浩浩荡荡。忽有小风拂过,花香草香东一缕西一缕地敲打着窗棂。隔离在家,心不由得蠢蠢欲动,眼睛恨不能突破窗的围禁,开拓出四野八荒的版图来。

可惜,我的“四野八荒”只能是奢望,目前只局限于窗外这一片景物:一条空荡沉寂的小街以及一处好似停摆了的住宅区。不过空荡与沉寂只是相对的,街口的防疫卡点上,两个值守人和一张桌子、两把凳子就打破了这一情态。站在窗前远观那两个人是我居家期间打发无聊的行为之一,我一直试图通过他们的肢体语言和他们忙碌的频率来揣摩疫情的动向。我很羡慕他们,能够自由地沐浴暖阳,尽染一身春的气息。

但天气和日子一样,并非总是风和日丽。那一日大风起,打着忽哨从窗前一阵阵席卷而过,随即雨接踵而至。我忍不住想看一下街口的值守人怎样了,风却在我开窗的瞬间轰然而入。而街口那两个人正完全暴露在空旷之下,我看到办公桌上的东西陆续随风四散,他们急急地追着那些东西东奔西跑。正为他们着急,紧接着又是另一个画面,一辆三轮车如天外来客般突然驶入了这条空旷数日的小街,车上有三个防疫人员在飞驰的加速度下东倒西歪地摇晃着。他们摆出一个拥抱风雨的姿势,随即有歌声响起,是一个年轻女孩随性的哼唱,是那样乐观洒脱,整条街似乎都在这哼唱中变得灵动起来。我想,这应该是这条街最为高光的时刻。

那日晚饭后,风停了,雨小了。我再次打开窗,春寒立马赐我一个寒颤。那两个人还在,他们穿着黄色的雨衣,守在街口的路灯下。肯定是感觉冷了,其中一个人耸着肩原地小跑着。

次日天晴,当我再次望向街口的时候,那里搭起了一顶墨绿色的小帐篷,那两个人还在值守。在那些百无聊赖的时间里,我只要打开窗望向街口,总能看见他们的身影,一个瘦高,一个矮胖,我的心中就会油然升起一种由衷的敬意。

解封了,他们回归到了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

人们自在出门去,满目春光正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