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沙娜ㄧ荠菜,怎一个“鲜”字了得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沙娜时间:2022-05-20 10:36

小时候爱吃的东西长大了再吃大多是令人失望的,终究找不回记忆中的味道。唯有荠菜从不辜负,如今吃起来仍是一样的清爽鲜美,唇齿留香。如果要我给一众形态各异、口味有别的野菜打分,荠菜妥妥地坐定头把交椅。在我的美食字典里,荠菜的“鲜”是无与伦比的,那滋味深深根植在心间,吃过一次便再难忘却。

年少时过完春节就开始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翘首盼望与荠菜的相逢。植物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刻度,冀中平原的三月,春阳和煦,暖风习习,荠菜以小小的白色花朵昭示春天,小伙伴们便相约着去田间路旁挖荠菜,蹲在地上搜寻,像是玩一场寻觅春天的游戏,找见一棵,便用剪刀连根剪断扔进篮子里,直到篮子冒了尖,腿蹲麻了才罢休。回家把菜篮子交给妈妈,就只等美味上桌啦。童年的记忆中,妈妈包的荠菜猪肉饺子就是人间至味。

长大后很少自己挖野菜了,但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舌尖错过这早春第一“鲜”。春天城里的菜场偶尔会有周边的农民挖了荠菜拿来卖,每次遇见必然买回家,趁新鲜当日做来吃,也会留一些周末带回老家给妈妈尝尝。

以前我在报社做夜班编辑,每年都能吃到同事蔡姐包的荠菜饺子。早春时节她会不辞辛苦地挖上一整天,做好了带给我们当夜宵。往事如昨,飘散在办公室里的鲜香味道还刻在记忆里,那些日子却已远去。

有了微信以后联系到了几十年未见的小学同学,见面叙旧,说起那些陈年往事,相约春天一起再去挖荠菜。虽然我一再爽约,但每年总会有儿时的小伙伴为我备下几个洗净焯水后冻在冰箱里的荠菜团子,随时泡水解冻,吃起来味道仍不失其鲜。

荠菜有许多吃法,无论南方还是北方,人们默契地避开重口调味,以“本味”为先,是因为味道浓烈的调料反而会令荠菜失去原汁原味的鲜美。荠菜里藏着日常蔬菜所没有的“野”香,哪怕是一碗普通的汤面,加点荠菜,味道便大不同。清炒或做汤都是极好的选择。凉拌荠菜最为简单,焯水沥干后加香干、鲜笋,淋上糖、醋、盐,点上几滴香油,随意一拌即可享用,清香翠嫩,色味兼具。若配上嫩豆腐或者小海鲜,则是“鲜上加鲜”,养眼又养胃。春分那天喝一碗荠菜加香菇、松子做的春羹,按老辈人的说法是顺应节气,饮食从冬日的厚重开始转向春日的温和。

荠菜做馅是南北方达成共识的王道吃法。荠菜加肉的搭配真是珠联璧合,独特的鲜香简直不可言喻。南方人拌肉馅会加一些白糖提鲜,保定一带的做法是往肉馅里加些甜面酱,两种吃法各有千秋。喜欢素食可以加上鸡蛋拌馅,再来点韭菜碎更好。荠菜还可以混搭白菜做馅,汁水丰富,格外鲜甜。

每去杭州,荠菜馄饨是不能错过的。清汤打底,撒上紫菜和小葱花,无论吃馄饨还是喝汤都极为鲜美,扎实的口感带来的幸福体验足以慰藉旅途的辛劳。第一次吃就被惊艳到了,就想有机会要带妈妈来尝尝。有一年春节,我开车带上父母、孩子和狗,一路南下,从苏州吃到杭州,吃过松鹤楼的松鼠鳜鱼和楼外楼的龙井虾仁,但至今令全家念念不忘的“心头好”仍是杭州街头小馆的荠菜大馄饨。江南一带12月到来年2月间的荠菜最为鲜嫩,在家乡保定一般3月采的最好吃。

苏州的荠菜春卷是女儿的最爱,薄如蝉翼的外皮裹上荠菜冬笋香干,油炸后外酥里嫩,一口便把春天都吃进了嘴里。

荠菜汤圆才是荠菜生命中最为高光的时刻,Q弹爽滑,又糯又软的外皮,又鲜又香的荠菜猪肉馅,入口的瞬间,咸香与甜糯慢慢展开,层次丰富而分明,给舌尖以最饱满的味觉体验。扬州的荠菜汤圆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汤圆,没有之一。

今年元宵节过后,妈妈病情加重,不到一个月就离开了。万分不舍地送走妈妈,我留在老家照顾爸爸。爸爸在院子后面开出一块菜地,我去集市上买来茄子、辣椒、西红柿秧苗,希望种种菜打发时间,可以帮我们度过这段难熬的日子。一场春雨过后,我发现菜地边上长出了一大片荠菜,那一抹绿油油的颜色不事张扬却春意盎然,萌动着生命的张力,自带北方早春的典型气质。春天里注定不能错过的美味触手可及,我即刻拿了剪刀挖起来,咔嚓咔嚓,每一刀都是和春天的相逢。半个小时就挖了满满一袋子,剪掉根部,择去枯叶,不厌其烦地洗了十来遍,焯水切碎后按妈妈教的方法加盐、糖、蒜末、香油拌猪肉馅,荠菜和肉完美结合,鲜得相当“霸气”。对亲人的思念和对春的期待都被包进荠菜饺子里,春天的气息、妈妈的味道尽在其中,咬上一口,浓浓的鲜香滋味在口中迸发,既慰唇舌,又抚人心。

在家乡的春风里找寻童年记忆,于我是一种疗愈。我固执地认为,只要厨房里还能飘出妈妈做饭的味道,就不算真的失去。

从诗经开始历代都有诸多诗词写到荠菜,使其成为文人骚客心头的“白月光”。苏东坡称其“有味外之美”,对其推崇备至:“君若知此味,则海陆八珍皆可鄙厌也”。辛弃疾的《鹧鸪天》以一句“春在溪头荠菜花”收尾,道尽了作者对春天的守望。阳春时节再次品味荠菜千年不变的鲜香,和有趣的灵魂在舌尖相逢,于人间烟火气里寻觅岁月清欢,如此便好,何惧流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