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赵同胜|老照片的故事——登临大茂之巅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时间:2022-05-21 06:00

我这张登临大茂极顶的照片距今已有30年。

那天偶然翻出这张照片时,惊得我眼睛瞪得溜圆,我那时怎么会如此的不堪!胡子拉碴也就罢了,蓬头垢面,完全一张活力尽失的糙脸。可知那时我才20多岁,正值青春盛年。

那一年,我登上了大茂之巅。

大茂山旧时称北岳恒山,又名神仙山,是太行主峰之一,最高海拔1898.4米,以雄、险、奇、秀闻名于世,因处于我家乡属地,早就是我的心心念念却一直无缘登攀。那天光哥提出登山意向时,我想都没想就爽快地答应了。

同行的6人是三对夫妻,一大早便披着星光开拔了。

出行的工具是一辆油漆斑驳、车况极差的旧皮卡,6个人挤在狭窄的车里,兴奋十足,全然忽略了夏日里的热浪。

开车的光哥是个新手,纯属“二把刀”,近百里的山路,好几次历险,还差点掉进崖边的沟里。但我似乎并未觉得惊恐,说来这应该取决于一种心境。

大茂山那时尚未开发,通往山顶的只有一条似是而非的羊肠小道,属于人们惯常所说的“野山”。

为了安全起见,阳哥跑进村里,找了一位精瘦的大叔,算作是向导。

一行人从山口出发,往山顶行进。走了还不到三分之一的距离,军哥和三位女士已是气喘吁吁,说啥也走不动了,只好打了退堂鼓。我和阳哥递了个眼色,俩人一挥拳,相约继续朝顶峰攀登。

阳哥打小长在山里,爬山如履平地。我仗着常年锻炼的底子,开始还能紧紧跟随,但走着走着,向导和阳哥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急着呼喊,除了听到大山的回声再无其他动静,心里不免犯起了嘀咕。恰在此时,一场大雨不期而至,风声夹裹着雨声,虎啸龙吟一般,吓得我腿肚子直打颤。此时我必须做出选择,要么前进要么后退,后退,一旦走了岔道,很可能就会葬身山林;前进,尽管也存在不确定性,但我相信他们两个会在前边接应,也只能赌一把了。大概20多分钟后,我终于看到了两个如救命稻草一样的身影,腿一软便瘫倒在地,后来我知道,那是高度紧张状态下乍一放松后的自然反应。

我原以为,大热的天穿短衣短裤会带来凉爽,没想到的是,上山的道路不光狭窄,还大多被杂草和荆棘所覆盖。导游在头前开路,不时挥舞着镰刀清障,让我真正地领略到什么是披荆斩棘。

挨到山顶时,我已是筋疲力尽,手拎的袋子里,只有吃的没有水,我渴得嗓子直冒烟。照片上那个简易的窝棚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我一进去就看到那个大塑料桶里有水,不由得两眼放光,一口喝下去,呛得我连连咳嗽。向导说窝棚是放羊人在山上的临时居所,作为回报,我们把随身携带的熏鸡、灌肠等吃食物全都留给了放羊人。

照片里的我手上应该是拄着一根登山杖的。登顶的那一刻,回望踩在脚下的茫茫大山,我顿生自豪,阳哥的相机为我定格了这一瞬。

                                             (作者:赵同胜  编辑:苏若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