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大马|怀念爷爷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时间:2022-05-21 06:00

爷爷走了16年了,由于疫情原因,三月初三他的忌日我们没能到坟前祭拜。不思量,自难忘。爷爷如果活着,今年也不过85周岁,儿孙满堂的光景该有多好啊!

爷爷的前半生,战乱、贫穷、饥饿都赶上了,年轻的时候还多次到内蒙、山西等地讨生活、谋生计,后半生托二姑姑的福,在县城谋了份相对稳定的差事,算是人生最好的时光吧,再后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满天飞”,到处打零工。

爷爷的孝道深植于心。他是长子,在他心里,父母就是天。在县城的那些年,由于爷爷有一定的收入,老爷爷老奶奶的生活质量能够得到保证,油、肉、蛋和点心都比较充裕。老奶奶和爷爷有着奇妙的心理感应,有时,老奶奶一觉醒来,对老爷爷说:“包饺子吧,坤儿一会儿就回来了。”那个年代除了书信没有电话和其他通讯工具,老爷爷绝不相信,只是认为老奶奶想吃饺子了。等到饺子下锅,老奶奶又来一句“该到了”,就听院子里自行车车踢响,爷爷掀开门帘就进屋了。

老爷爷、老奶奶分别早爷爷9年、10年离世,那几年,爷爷在老家经常望着他们的照片出神。到他临终那年,爷爷说:“我总是听到你老爷爷老奶奶的声音,把照片收起来吧,摆在这里有什么用,只是想。”

爷爷的婚姻属于父母包办,因为他不会违背父母之意。婚前,爷爷奶奶都不曾谋面,那一年爷爷18岁。据说我奶奶个子不高,但老奶奶相中了她勤劳持家。后来生了姑姑、爸爸两个孩子,在爸爸一周岁的时候,奶奶由于劳累过度,患病得不到有效救治而早逝。那一年爷爷22岁,为了两个孩子终生未再娶。爷爷一米八的个子,相貌堂堂。据姑姑回忆说,爷爷近60岁时考虑过再婚,不知是姑姑还是爸爸反对,很快就断了念头。

爷爷算得上能工巧匠,他读书不多,却对电工、木工、瓦工等样样精通。据说老家的衣柜、饭桌就是爷爷和四爷爷用两个晚上的时间打制出来的,到现在还用着。我在部队时,爷爷还常给我写信,给予我教诲和鞭策,虽然是“别”字先生,却内涵丰富,语重心长,至今我还珍存着。

爷爷耿直坚毅,在他身上看不到艰难困苦留下的痕迹,而是充满了豁达开朗,坚韧不拔,一生幽默风趣。爷爷在涿州住院时,在病床上给大家讲笑话听,大家笑,他也笑,露出一口洁白的假牙。有人问,你的牙真好,不知是真的假的。爷爷说:“真的——不多!”他教我和面包饺子,看到我满手的面,说“不粘手不沾皮,不剩饺子皮。”小时候我嘴笨不爱说话,一喊就跑,弟弟聪明伶俐,爱说爱笑,爷爷就说,“大马的腿儿,二马的嘴儿。”爷爷去世前两天,我带他从乡卫生院回家,他心里明白,对我说,“结束战斗,到家了!”

有一年我从部队回家,提前把日期写信告诉他。我在县城车站门口下了车,远远望见一个穿着白色汗衫的魁梧老人两肘趴在自行车上,双脚蹬地,紧紧注视着车站门口,不知他这个姿势已经保持了多长时间。我走到他身后大声“嗨”了一声,他扭过头,脸笑成了一朵太阳花。他老来没伴儿,自己洗衣做饭,把生活料理得井井有条,每天有时间还会捡一些纸板、废铁变卖。他还会避开我们去偷偷地帮人卸车、烧锅炉,看到我找过去就会黑着脸大声让我离开,说“别弄脏了衣服”。那时他已60多岁了。

前几年,每到爷爷的坟前我都会默默流泪。现在不了,唯有做好自己,给爷爷争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尽孝,才是给老人家最大的慰藉。

                                            (作者:大马   编辑:苏若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