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保定新闻>

​从“请进来”到 “走出去”,从单辆收割机到一整个农机车队,从职业麦客到雇佣麦客——在保南平原上,随着农业机械发展与普及,麦客这一特殊群体也在悄然改变

保南麦客的“农机变”

来源:保定日报作者:时间:2022-06-21 08:47

图为蠡县麦客驾驶收割机收麦。    保定日报记者  云娟  摄

□保定日报记者 贾祎玮 王辛于

张伟伟

6月9日,蠡县大百尺镇南许村,38岁的庞向前正在忙着调试收割机,兜儿里揣着的电话不时响起——庞向前的鑫农农机专业合作社拥有小麦联合收割机6台、玉米联合收割机6台,及大型拖拉机28台,在这个“三夏”农忙的季节,不断有人预约农机。“距离麦收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我们合作社就已经接到了3000多亩订单。”庞向前说。

庞向前是一名麦客,携带农机跨区作业,追逐着金黄的麦浪工作。不过,由于农机品种和数量不断丰富,庞向前和他的农机合作社,也并不仅仅局限于麦收。“我们收割机、播种机都有,麦子、玉米,播种、收割,我们都干。”

“我们是5月7日才从内蒙回来的。”庞向前告诉记者,今年3月8日,在忙完蠡县的春耕后,他和合作社的伙伴们便奔赴廊坊,继而赶往内蒙,继续从事春耕工作,在外忙碌了两个月才回来。“到9月份,我们还要再去内蒙、张北一带,参与收割工作。”

像庞向前一样的麦客,在蠡县还有很多。每到麦收季节,他们便会奔赴湖北、河南交界的地区,从南往北,一路参与各地夏收。哪儿的麦子熟了就去哪儿,哪儿有活儿干就去哪儿。最远的,甚至能跑到四川。这种每年一次的逐麦“迁徙”要持续一个多月。“去年我们合作社就是沿着湖北荆门、河南驻马店、山东德州这条线,一路收麦子,最后收回蠡县,再参与本地的夏收。”庞向前说。

庞向前第一次外出参与跨区作业是在2008年,那时他只有一台收割机,那时蠡县外出“逐麦浪”的麦客很少。“大概十多年前吧,蠡县出去割麦子的人还很少,都是河南的麦客来咱这割。那时候一到麦收的季节,就有不少人在路口等着,就为把过来割麦子的收割机截回自己村里。”

十几年的发展,庞向前的农机不仅数量大大增加,质量也大不一样。拖拉机从85马力6万一台的东方红换成了210马力85万一台的凯斯2104;联合收割机从75马力8万一台的雷沃谷神,换成了240马力87万一台的约翰迪尔C440。“鸟枪换炮”带来的改变也非常直观,以前车耕一小时只能耕五六亩地,如今一小时最少能耕30亩地。

从2008年仅有一辆收割机,到2014年成立农机合作社,再到如今发展成为数十辆各类农机的车队。庞向前在这十几年中的经历,是蠡县农业机械发展、普及的一个缩影。

十几年间,蠡县的各类农机越来越多,收割机也逐渐普及。蠡县麦客这个群体,也经历了从小到大,从“请进来”到“走出去”的历程。庞向前说,“现在咱这机械太多了,光是蠡县这点地儿,有点‘吃不饱’。”

与在麦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逐渐壮大的庞向前不同,望都县的粮农陈福振则是放弃了麦客这个曾经干过的职业,专心种田。

陈福振早在1990年便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收割机。也是在那一年,陈福振开始成为麦客。“第一年我去的是河南驻马店,从驻马店往北割,最后回到望都。”

对于各地村民在路上“截收割机”的事,陈福振也是记忆犹新:“现在麦收有个五六天就能把一个地方收完,十几年前要慢一些,得十来天,大家都怕耽误了农时,都想先割自己的。”

对于自己放弃麦客这个职业,陈福振坦言,随着望都农机具的逐渐普及,竞争加剧,是重要原因。一个是我自己包的地多了,照顾不过来。再一个就是现在车太多了,挣钱少了。1990年的时候,周边十里八村就我这么一台收割机。现在光我们村的收割机就有5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