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荷花淀>

周永战ㄧ凉凉的冰窖 暖暖的情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周永战时间:2022-07-15 11:02

北风凛冽,在白洋淀宽阔的冰面上,一群穿着厚厚的家做(方言,读zòu)的棉裤、棉袄的人,嘴里往外哈着热气,胡子上结着一层白白的冰霜,他们正在起劲地干活。

这是一群拉冰的人,他们要将淀里冻得结结实实的厚厚的冰拉到村边的冰窖里储藏起来。每年天气最冷的时候是淀里的冰冻得最厚最结实的时候,也是镩冰、拉冰的最佳时节。

冰封大地之前,先得挖一个大大的深深的冰窖,准备盛放冰块,到了天气最冷的时候就可以镩冰、拉冰了。选择冰冻得最厚、最透亮的地方,先用冰镩子镩出一个长方形的形状,然后沿这个形状镩下一块长方形的冰,再用铁钩子从水里把冰钩上来,然后用一个大大的类似老虎钳的铁制工具夹住冰的两壁,拽着这个工具尾部系着的绳子把冰拉到岸边,再装车拉到冰窖,在冰窖里要把冰块一层层码放整齐。

大大的冰窖码放着满满当当的冰块,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晶莹剔透。嘿,这不就像传说中的水晶宫吗!装满冰的冰窖上面得铺上一层苇席,上面再铺厚厚的滑秸,然后盖上厚厚的土层,这是给冰窖保温。封好的冰窖一直要等到第二年天气热了才会开窖往外卖,卖冰时随时要注意把冰窖口密封好,不然进去大量热气,损失就大了。

在空气压缩制冷尚不普及的年代,这冰窖的作用可大了。比如卖鱼的,在炎热的夏季每天都得用冰块保鲜,否则一夜之间鲜鱼就成了臭鱼了。

夏天的冰棍就是用冰块冻的。把从冰窖里买来的大冰块镩成小块装进大桶里,把调好的糖水或糖精水灌进用白铁打制的冰棍筒子,再在筒子里加一根小竹棍、小木棍当冰棍把儿,然后把冰棍筒子插入碎冰之间。大桶里的小冰块里得加入硝盐(我们习惯称小盐。加入食盐也行,但食盐要贵得多),然后把大桶密封上。硝盐加速冰的融化,冰融化时吸收冰棍筒里糖水的热量,糖水自然就冻成冰棍了,冻好的冰棍装进用小棉被包好的木箱子就可以沿街叫卖了。这是孩子们夏天最喜欢的零食,一分钱一根,大家也买得起,一根冰棍嗦拉半天,解热解渴,更是解馋。

还有的人更直接,就从冰窖那儿趸一大块冰,再一小块一小块地镩着卖,一小块冰在嘴里不停地嗦拉,变得圆润起来,就像水晶一样透亮,吃着甜丝丝的,透心凉。不用担心卫生,那时好多人家做饭、吃水都直接用淀里的水,那时的水是清亮的,干净的。

在社中上学时不放暑假,记得一个大伏天的下午,天气闷热难耐,几十个人挤在一间教室里上课,没有电扇,简直都快热晕了。这时我们老师居然买进来一盆冰块,同学们一人一块。想起“雪中送炭”的典故,感叹老师“热中送冰”,这冰块吃着,凉在嘴里暖在心里,这是吃得最舒服最幸福的一次了。这救命的冰块啊,简直来得太及时了!

最享受的还是赶集或赶庙会,街道两旁大大的冰块上整齐地排列着一瓶瓶汽水,也有人提溜着大桶吆喝着卖冰水。汽水是小玻璃瓶装的,一毛钱一瓶,冰水二分钱一大玻璃杯,买过来都是一扬脖一饮而尽,凉爽、痛快,这个集、这个庙会算是没白来。

家乡的冰窖已经成为历史。冰窖冷冷的,可有关冰窖的记忆却是暖暖的,更是幸福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