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国内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国内 > 正文

口碑强势爆款频出,罪案类网剧迎来黄金期?

更新时间:2017-10-12 18:05:17点击次数:926次

昨日,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播出后,网剧《白夜追凶》迎来会员收官,这部网剧最终以9.1分的豆瓣评分而被奉为“新一代神剧”。近年来,罪案类网剧似乎小成规模,《暗黑者》、《心理罪》,《余罪》、《他来了请闭眼》、《法医秦明》……皆成为播出期间的热门和话题。而今年网剧市场的“黑马”尤其多,罪案剧也似乎更多更成熟了,前有《河神》异军突起笑傲暑期档,紧接着刚收官的《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在同档期相爱相杀,并分别以高分接棒。

前几年还挣扎在“审查下架边缘”,如今罪案剧的表现却越来越抢眼。无论是从制作、剧情还是演技方面,这个类型都已经进入快速迭代和转型阶段,“美剧”、“烧脑”、“电影质感”取代了“粗糙”、“bug”、“狗血”。我们不禁好奇,为什么是轮到今年的这三部网剧引爆口碑?而曾经小众的罪案题材为什么能爆款频发?国产罪案剧是否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眼球、话题和争议……罪案剧进入3.0新阶段?

本期有料带您走进三部爆款罪案网剧背后本期有料带您走进三部爆款罪案网剧背后

如果追溯大众对于国产悬疑探案剧的起始印象,恐怕得要细数90年代那一系列以刑侦缉私、破案解谜为主题的TVB刑侦剧。再观内地,除了连绵好几季的《重案六组》,以及给不少人带来童年阴影的《少年包青天》等少数几部涉及悬疑、破案、推理等元素的电视剧之外,彼时在荧幕上看到的罪案剧大多还停留在重在普法教导的公安剧为主。大众电视媒介对题材和尺度的严格限制,让其并不能成为,题材偏小众、类型偏敏感的罪案剧的发展良乡。

这几年,网剧进入高速发展期。相对自由宽松的创作环境,让网剧创作者们在类型剧探索上开始有不断的新尝试:《暗黑者》试水;纯新人团队的 《心理罪》在IP改编上首获了粉丝肯定;一部《余罪》以小成本“黑马”姿态成功捧红了张一山;《他来了请闭眼》则请来了当红的霍建华和王凯,尽管该剧在口碑上不如意,却带动了一批偶像加盟推理剧的风潮;而去年大火的《法医秦明》出现则拓宽了罪案剧在主角职业上的想象力,一时间法医、痕检等相关类型剧走俏……

《无证之罪》海报《无证之罪》海报

相对上述作品的口碑褒贬不一,质量良莠不齐,今年,《河神》、《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在数据成绩上更为亮眼且稳定。在豆瓣,将近8.7万的观众给《白夜追凶》的评出了9.1的高分,而《无证之罪》和《河神》这两部气质迥异的网剧则双双拿到了8.3分,这样的高分放在国产剧领域也可以算得上良心之作。当我们在社交媒体和相关网站搜索这几部剧的观众反馈,“年度最佳”、“好看又烧脑”等正面评价占据了主流。最为直观的是,《河神》捧红了新生代演员李现,而《白夜追凶》则让深陷低谷沉寂多年的潘粤明人气逆转,凭借演技成功翻身。论一部爆款的推星能力,这几部网剧无疑是达标的。

《无证之罪》的制作人齐康将这几部剧称之为3.0时代的罪案剧,它们从内容呈现上也有了跟以往不同的新突破。在他看来,早期罪案剧注重在犯罪手法猎奇性上进行挖掘,喜欢渲染视觉刺激,今年的这三部罪案剧与之不同,在风格抑或是表现手法上各有千秋,《白夜追凶》在传统的破案推理过程中加入了主角的自我拯救和释疑,而《河神》则是把背景放置到了旧时代的天津江湖,在破案的过程中加入了诡异的都市传说元素。而《无证之罪》则聚焦单一案件的破获过程,着重刻画不同的小人物群像。

3.0时代的进步离不开1.0、2.0时代的积累,《白夜追凶》总制片人袁玉梅站在平台方的角度,将今年罪案剧质量的整体提升归功于整个互联网制作环境生态的改变。

《白夜追凶》海报《白夜追凶》海报

袁玉梅曾一手策划主导了《万万没想到》《甲方乙方》《寒武纪》等网剧的出品和诞生,一路见证了网剧从碎片化的网络段子剧到精品化网剧的快速转型。在她看来,网剧面临的受众检验越来越来严苛,新生代的网剧观众在审美上不断提升,面对看美剧、韩剧、日剧成长的他们,网络内容制作者势必需要向受众的趣味靠拢,“你要给他们提供的必然是好的、精良品质的,”袁玉梅表示,“辣眼睛的剧集,观众已经看不了了。”

最为直观的表现则是,劣质道具、廉价的血浆、令人出戏的后期特效以及屡屡穿帮的镜头……这些曾经被观众吐槽多年的“辣眼睛细节”,在3.0时代得到了明显的提升和改善。

《白夜追凶》中一双被分尸的断手、几个一闪而过的人体器官镜头都被网友经经乐道:很逼真、很吓人。《河神》则是直接通过现实布景和后期特效再造了一个鬼魅的地下江湖,而剧中的特效所营造出的诡谲效果颇为出彩。

制作上的提升得益于资本上的资金保障,近年来随着网剧的发展,在网剧制作成本投入上越来越高。2015年《盗墓笔记》单集成本破千万曾成为一时话题开始,投入超千万的超级网剧已不再新鲜,而《河神》的订制金额更是破亿。

《河神》海报《河神》海报

成本的增加带给制作上的提升是方方面面的。《白夜追凶》开头的一个7分钟长镜头用9个人足足拍了一整天,这在时间成本、人员成本的消耗,没有强力的资本支持显然是不够的。《无证之罪》找来了诸如秦昊、邓家佳、姚橹等演员阵容,被称为“电影般的演员阵容”,也需要成本保障。

资本能够不断升级,是因为视频网站开始尝到盈利的甜头,舍得花钱了。近年来,“付费会员模式”不断成熟,原本极度依靠商业广告和赞助盈利的状况正在改变,视频网站只烧钱不赚钱的情况大为扭转。此前腾讯曾公开其会员数量破4300万,以每人每月20元的会员费来计算,这也是一笔巨大的收入。据袁玉梅介绍,从去年开始,整个视频网站的会员用户在不断上涨,经过几年的模式豢养,用户已经习惯了在互联网上为优质内容付费买单。会员收入上来了,投入也就增加了,制作方可以摆脱招商回本的掣肘,真正的花钱做内容了。“当真正的付费时代来临,整个行业都好起来,我们双方都解套,制作方和平台方都解套,是最好的。而且会因为付费,倒逼市场做出值得付费的好内容,实现良性循环。”袁玉梅表示。

用户收入逐渐占据主导也意味着TO C模式(直接面向终端用户)在成为趋势:只有做真正好的内容才会有用户为之买单。袁玉梅表示,“网剧以前可能只注重创意阶段,不太注重制作,这也是受预算影响,以及与网剧的草根出身有关。而现在审美提高了,即便是网剧也必须要好的故事+好的制作,与这个大的环境有关,整个市场都在往互联网转移,无论是投入的人力、财力都开始更加职业了。传统影视与互联网影视正在互相靠拢,回到To C立场来思考影视制作。”

年轻势力出击 ,美剧和电影感这般制造

导演王伟(左),导演吕行(右)导演王伟(左),导演吕行(右)

当我们以这三部高分罪案剧为样本进行分析时,却“巧合”的发现这三部剧的主创团队呈现出年轻化趋势:《白夜追凶》的导演王伟今年29岁,此前在导演五百团队担任B组导演。而《河神》导演田里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在《河神》之前,他的履历上唯一的成熟实绩是临时受命接拍的一部恐怖片,而由他、常犇组成的创作核心团队均毕业于北电04级。《无证之罪》的导演吕行同样年轻,他和他的制作团队的大部分人都在09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

就在《无证之罪》上线的两个月前《河神》上线,吕行在朋友圈分享了四张《河神》海报,他写道,“没错,北电帮要出来搞事情了,04的师兄们先行一步,05的随后就来”。此后,《无证之罪》紧随《河神》之后,接连大火。

为什么是这些85后经验不甚丰厚的新锐导演拍出了这些高分剧?在导演田里看来,原因并不在于年龄而在于态度。

《河神》启动前,工夫影业创始人陈国富并非没有想过找一个成熟的电视剧团队,他连着找了几个团队都难以令其满意,在经人推荐见到田里团队后,他们被田里完整的改编思路和风格呈现打动,“于是索性找一帮年轻人,愿意拼的愿意死磕的,可以在这行里边扛杆旗出来的,让他们来试一试。试烂了也不丢脸,成了就成了。所以赌性很大的。”

《河神》导演田里《河神》导演田里

《河神》一共24集,整整拍了120天,4个月之于现在大部分的电视剧公司来讲,已足够拍出一部六七十集的电视剧。但田里却结结实实的拍了这么多镜头,最后一场落水戏足足拍了200多个镜头,一个镜头一天拍不完就反复拍了好几天。为了那场上百浮尸的场景更逼真,明明可以选择用后期特效制作水面效果,但《河神》团队还是硬生生挖出了一个6米深,9米宽的池子,不停地往里灌水,生造出了一个“人工码头”。不少电视剧选择的在绿幕背景前靠吹风机吹出的水戏效果也同样被田里团队摒弃,《河神》里所有的水下戏份一共拍了12天,这个水池就日夜不停灌了十二天的水,所有演员都亲身下水拍摄。

这样耗时耗力的制作模式,最先崩溃的是剧组的工作人员,他们不少人跟田里抱怨:电视剧不是这么拍的,按照他们和其他电视剧合作的经验,一天可以拍个七八场戏,道具不够的可以后期特效修补,甚至是抠图、替身等形式也屡见不鲜。《河神》这样“较真”的形式显然是靠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势头。

“这么干,起码证明我拍出来的东西肯定跟别人不一样。”在田里看。来这其实关乎的是态度的问题,“如果你首先在心里画了一个槛,我拍的是网剧,是网大,不是电影,这太致命了。都是你的作品,你的心态肯定是一样的。” 《河神》之后,陈国富对田里说: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无证之罪》秦昊剧照《无证之罪》秦昊剧照

据《无证之罪》制片人齐康介绍,该剧光是剧本改编就花了八个月时间,在开机前做到了剧本完整改无可改。12集内容拍了64天,一直到上线,一些后期还在不停调整中。在他看来,不是不能投机取巧,但时间是最公平的保证,“我们也都是新人,对待作品如果想着多快好省也挺难的。包括我们原来是做电影,后来做网剧,是有落差在,但我希望我们还能保有年轻人的锐气能呈现出来。”齐康表示。

年轻人在表达上的野心也通过这些网剧呈现了出来。他们在创作中不掩饰的表达对标美剧、电影质感的追求。

《河神》中的思维空间参考的是《神探夏洛克》,而好几个升格镜头则是模仿《大侦探福尔摩斯》。齐康团队在筹备《无证之罪》时,起初的计划是将其改成电影,而彼时他对标的基准是像《白日焰火》类似的罪案剧,在经历种种调整,《无证之罪》最后确定被改编成网剧,而齐康对于美剧的喜爱也因此有所体现,他喜欢的是《冰血暴》、《真探》一类的罪案剧,“写一个警察一个罪案的出发点是什么,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中年危机,对小人物的关照,”他说,“我们在做这个网剧也是照着这种创作模式和初衷去做。”

这些年轻导演对于所谓的美剧、电影质感的追求,显然和现下网剧类型下的年轻受众的审美不谋而合,而观众也不吝于用诸如“美剧质感”、“电影画风”、“逻辑智商在线”等评价去肯定这几部作品。

“拍成美剧效果,我们在技术上从业人员的专业水准,早就能达到了,关键是观念上。尤其是甲方,你说人家爱奇艺花4个月一个亿拍个24集 ,也得感谢爱奇艺吧。”田里表示。

大佬保驾护航,对审查边界逐步摸索

《河神》剧照《河神》剧照

新锐创作团队给了罪案剧在制作层面上新的突破,但只有年轻人们的冲劲显然是不够的,背后还要有业界大佬保驾护航。

担任《河神》出品人的是圈内知名推手陶昆,他们的背后是出品或制作了《火锅英雄》《寻龙决》等大片的工夫影业,而工夫影业的创始人就是陈国富。《白夜追凶》的监制五百曾执导了网剧《心理罪》,在罪案类型剧拍摄上经验丰富。而《无证之罪》的背后则是韩三平团队。年轻人负责制作,有经验的团队负责主体方向把关,为这些作品做了全方位的保障。

据田里透露,陈国富和陶昆给了他创作上的绝对自由,拍戏过程中只探过一次班,他们更多的是给予一些经验上的指导。比如一场医院里“丧尸暴走”的戏其实拍了两个版本,最后剪辑的时候,在陶昆的建议下,保留了较温和的那幕而舍弃了更血腥刺激的,显然他是站在审查经验的角度给出的判断。

《白夜追凶》总制片人袁玉梅在这个项目中承担了核心纽结的功能,从项目定位、剧本选择、演员的挑选、导演的选择、后期影像的定调、宣传的推广上全程参与把关。据她介绍,优酷未来自制剧工作室制片人都会承担组局角色,把一切有效资源整合。在担任优酷制片人工作前,袁玉梅曾经在传统影视公司工作过多年,在她看来,罪案剧是向美剧递进的类型里最贴近的类型,但罪案剧在尺度上难以把握,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从《暗黑者》、《心理罪》到《法医秦明》,不少罪案剧都曾经历下架整改删减的遭遇,“审查”是悬在罪案类型剧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在有过八年传统影视剧经验的袁玉梅看来,她对于审查并不担心,“在尺度上我从来是不走擦边球的,我只是点到为止,观众留下来一定是因为故事,而不是几个镜头。”

《白夜追凶》的做法是在剧开拍之前,反复把剧本捋顺,律师出身的编剧把了第一道关,再是制片人跟导演从拍摄呈现角度一起进行第二道把关,然后袁玉梅把剧本交到了金盾进行第三道检验,金盾的作用在于他们从公安体系的专业规则和流程角度对剧本进行了检验:摄像头允不允许拆?警服对不对?办案流程对不对?什么时候能带枪?经过这样的层层把关后,在拍完审片阶段,即使碰到了对罪案剧审查最严厉的政策,袁玉梅也非常有信心,“我们没有刻意渲染暴力血腥和灰色能量,所以无欲则刚。”她说,“如果本身动机就是走黄赌毒路线来搏流量,靠着血腥暴力夺眼球的话,你必然就会被盯上了。”

《白夜追凶》潘粤明剧照《白夜追凶》潘粤明剧照

观众也确实从《河神》、《白夜追凶》、《无证之罪》中看到了内容和尺度上的突破。在《白夜追凶》中,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高智商神探哥哥和杀人嫌犯弟弟日夜替换破案寻凶的故事,赋予了传统破案刑侦题材以新意,增加了故事悬念和戏剧性,也给观众带来了尺度观感上的新鲜感:杀人嫌犯伪装进警察队伍中破案,剧情越到后面越指向警队内部存在的问题……

《河神》对丧尸、邪教、黑暗诡异的地下江湖、神秘的戏法玄学的呈现;《无证之罪》中男主角严良以暴制暴的气质,对前同事骆闻的同情情绪……一切似乎都游走在审查边缘,这样大胆的设定在尺度上无疑是一种进步。

“你传递的基调是负能量的东西还是温暖的东西,俗话就是符合三观,毕竟这是一个商业产品,终究是要讲究娱乐性,在这一点上我们始终是把握的,比如严良对真相的执着,对正义的捍卫,包括骆闻杀人,背后是有他的情感诉求的,他不是滥杀无辜,他是有理由的。包括郭羽这个角色,是一个小人物,本质上是个善良的,对生活、爱情法律有正义的欲望,只是他没有控制自己的欲望和人性的软弱,最终走向了黑化。”在齐康看来,外界所谓的《无证之罪》的大尺度,其实都是在基本框架之内,归根到底是惩恶扬善的基调。

“如果你本身在做正义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用那些条条框框去贴?其实总局也希望市场出好作品,也是为了帮助我们的创作,而不是为了压制你。”袁玉梅对所谓尺度放宽的猜测不置可否。

时机已成熟 罪案剧将迎来井喷?

团队制作意识在进步,剧集品质在提升,外部提供了有利的环境,边界在不断拓宽,对于罪案剧来说条件似乎都已成熟,而现下这几部的成功,也给后来者提供了一个切实的参考坐标。

而我们翻开各大视频网站公开的未来计划,《河神2》、《审判包青天》、《骨语》等涉及暗黑、悬疑、探案、犯罪心理等类型剧目赫然在列,这似乎也预示着罪案剧即将迎来新一轮的井喷?国产罪案剧似乎正在迎来最好的时代?

“任何类型的市场都在。只是我们恰巧在一定时间内,推出的一些强类型化的东西比较抢眼,各家平台也在做一些其他类型的铺垫和积累,也有很多创作者在做不同的探索。” 齐康并不认为罪案剧将会引来新一轮的井喷,“互联网来了之后,货架打开了无限的空间,这个无限空间给一些纯正的类型提供了摆放的位置,创作生产方就会去生产。之前市场一直在,只是位置、货架空间有限。”

站在制片人的角度,袁玉梅显然不想只把眼光停留在罪案类型剧上,在她看来,环境已经成熟,对于任何类型的网剧来说都是一件好事,“题材从来不是胜出的原因,任何题材都有机会,所以时机成熟的时候不要盯着罪案剧,可以是科幻剧、偶像剧、奇幻剧,都是有市场的,各种题材一直没有停过。只是一个爆款出来的时候,会有很多人觉得看到光亮想要跟随而已。事实上,爆款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诸多加分项,而不应该只放大其中‘人和’一项,哪怕看到一本好看的小说,与一定会拍出一个优秀的剧集没有直接关系,影视是个匠人的活,有太长的路要走。”

新浪娱乐 (编辑:wanbaoyeban)
0 条评论
推荐国际国内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基础上,党和...
ad2
ad4
ad3
ad5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