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小说IP改编话剧版权费水涨船高 这把火能烧多久?

更新时间:2017-03-09 15:59:17点击次数:3815次

话剧版《三体》的舞台十分炫酷。

《盗墓笔记外传:藏海花》。

这几年,热门小说IP改编热潮正进入话剧界,《盗墓笔记》《鬼吹灯》《失恋三十三天》等相继出现在话剧舞台上。3月初,在北京,《鬼吹灯》姊妹篇《摸金玦》同名话剧正式启动;在上海,话剧《盗墓笔记》番外篇《新月饭店》也宣布定档。除了中国的小说IP,国内戏剧人也把目光投向欧美、日本热门小说。据悉,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的话剧预计10月在上海演出。一方面是市场的热潮,另一方面在艺术上成功的作品却少有。热门小说IP改话剧背后到底存在怎样的问题?热潮随之而来的是版权费水涨船高,到底给未来改编带来了怎样的风险?

市场有了,但不太像话剧?

●看戏的七八成是小说读者

●初衷是让更多没看过话剧的年轻人走进剧场

2013年,话剧《盗墓笔记》刚出来的时候,导演刘方祺说,那时还没有IP的概念,“当时这部小说的改编版权还在起点中文网,有人找到我说要把它改编成话剧。我一听名字就排斥,感觉跟话剧舞台没有任何关系。看了书以后,我改变了这种看法。有两点特别打动我,一是里面有性格鲜明的人物;二是在此基础上还有很吸引人的故事场景。原来我们国内也有类似《国家宝藏》这样的作品。”

话剧《盗墓笔记》问世后全国巡演七十多场,收获了很好票房。2014年,第二部《盗墓笔记:怒海潜沙》的投资也从300万加到1000多万,并于当年7月、8月在上海人民大舞台演满45场。

“盗墓”系列在收获票房和观众的同时,也受到了很多质疑,炫酷的舞台场景、全息3D投影,这还是话剧吗?

刘方祺回忆,当时确实有很大争议,“有些研究戏剧的老师觉得,这个戏无论是叙事手段,还是舞台呈现方式,都太不像话剧了。”也有专家直接称,这是对戏剧艺术的“亵渎”。

回顾这四年走过的路,刘方祺觉得挺值的,实现了当初的想法,“我们都明白,现在国内舞台艺术还是小众艺术,要让普通人花费电影票10倍的价格走进剧场,这挺难的。我的初衷就是让更多年轻人走进剧场,事实上,买票进剧场看戏的有七八成是小说读者。他们是第一次看话剧,完全不了解什么是话剧艺术。我就想门槛不要太高,就使用了一些有意思的舞台表现方式,让这门艺术更加平易近人。”

刘方祺不认为,一两部戏就会改变大家对戏剧的认知,“在北京、上海同时有很多戏在上演,有传统的正剧,有开心麻花的喜剧,也有《盗墓笔记》《三体》这样的炫酷舞台剧。观众会有多种选择,当他看得多了,会有自己的评判和态度,而我,或许只是领他们走进了话剧这扇门。”

小说IP改话剧,到底难在哪?

●别老想着把粉丝的钱变现

●如何满足观众/读者的想象空间

马来西亚籍导演颜永祺是《摸金玦》话剧版的导演,这几年,他也关注到中国小说IP改编话剧热的现象,“大多数还是不成功的,没有把它真的当做一个戏剧作品来弄。我也跟剧组的主创们说,千万别想着把粉丝弄进剧场,把他们的钱变现就得了。”

与舞美效果相比,颜永祺觉得应该把更多心思花费在剧本上,“我们近期会举行三、四场剧本朗诵会,邀请《鬼吹灯》的‘灯迷’来听。小说IP对于创作者来说是两面的,一方面你不用担心观众群,另一方面观众又会非常挑剔。我之前导演过儿童音乐剧《洛克王国》,当剧中的角色刚出现在舞台上,孩子们马上会喊出他的名字。”

“话剧版最难的是如何保证满足观众的想象空间,原著小说给了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而这种空间在话剧舞台上被收窄了。”《摸金玦》的编剧陈肯本身是个“灯迷”,他觉得“现场感”是舞台和小说不一样的地方,“话剧版的故事会更加紧凑,《鬼吹灯》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架构了一个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不像很多修仙、奇幻小说离我们很远。像我就住在潘家园隔壁,却对里面的人和事完全不了解。”

风险 版权费数倍增长

话剧《盗墓笔记》第一部和第二部的出品方锦辉传播的老板孙徐春认为,IP改编热进入大剧场制作也就三五年的事,“比如说《开心麻花》,他们走的是原创喜剧路线。《盗墓笔记》是我们做的第一部改编剧,这几年除了南派三叔,我们也跟郭敬明、韩寒、同道大叔有过合作,未来怎么走?是要好好探讨的。”

从孙徐春的经验来看,最重要是分清“真IP”和“伪IP”,“有一些根本就不适合做舞台剧,你投再多的钱也没用。另一方面,要考虑到投资成本,演出市场是要赚钱的,不能赔本赚吆喝。”孙徐春透露,近三五年随着“IP”这个词的热捧,话剧改编版权费也是水涨船高,“我举个例子,假如五年前《盗墓笔记》的改编版权花费是50万,那么现在150万也不止了。”

孙徐春和《盗墓笔记》的版权方正在谈,希望能够继续把版权签下来,“现在看有点难度,还需要各方的协商。最终是市场说了算,话剧演出市场的成本和收入跟电影不一样,违反商业规律的事不能做。”

趋势 开始寻找海外热门小说

刘方祺同样感受到了来自版权费的压力,他说:“这几年,虽然不像电影涨得那么贵,话剧改编权的费用大概也是数倍增长。我觉得各方还是要理智一些,不要过多去热炒。即使一个好的IP,它在话剧市场的收入也是有限的。”

今年除了改编话剧《盗墓笔记》的番外篇《新月饭店》,以及《三体》系列的第二部外,刘方祺把目光瞄向了欧美和日本市场,“主要找的是一些海外知名作家的作品,从我们接触的情况来看,他们对这个市场的判断要理性一些,版权费相对也更为合理。”刘方祺透露,目前已经签下了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的话剧改编权,预计今年10月在上海演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田超

(编辑:news1)
0 条评论
推荐社会民生
惠民事项:千方百计扩大就业,城镇新增就业9万人,失业人员实现再就业2.69万人,就业困...
ad2
ad4
ad3
ad5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