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生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保定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蕴藏在残片中的时代芳华

更新时间:2018-10-12 10:26:23

初见高金才的“锦灰堆”画作《涿州文脉集珍图》,便被这古香古色、雅趣横生的作品吸引。乍看像是将古旧的东西拼贴在一起,参差错落、杂乱无章,仔细看才是精心创作的绘画。涿州药王庙碑拓印、通会楼牌匾影印、《水经注》残页临摹、《涿县志》叠画等10余项涿州珍宝在一幅图上层层叠加、一一展现。

从春秋战国文物到近现代瑰宝,从书籍真本到印石瓦片,经过高老的墨汁渲染、朱砂勾勒,涿州两千多年的文化跃然纸上,让观者感悟历史流逝和时代芳华。

“锦灰堆”又名八破图,也叫“集破”“集珍”“打翻字纸篓”,属于国画艺术工笔类的特色画种,距今已有800年历史。相传始于元初书画大家钱选在醉酒兴起,将散落在饭桌上的蟹脚、蚌壳、鱼刺等酒菜残物,信手绘成一幅横卷。旁人见了个个称奇,随即挥笔题款“锦灰堆”。这项艺术绝唱兴于清末民国初,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达到鼎盛,因技术含量高、绘制难度大、耗费时间长,在中国书画界已难觅踪影。但在涿州却依然有真迹流传,这便来自于“锦灰堆”传承人高金才之手。

高金才1941年出生于涿州,自幼喜欢书画,上世纪六十年代曾跟随齐白石弟子王恨庚学艺。1996年从机关退休后,得到以“八破图”冠绝当代画坛的涿州籍画师宋翼青真传,20余年来,创作出“锦灰堆”作品60多幅。这些作品“非书胜于书,非画胜于画”。用一纸焚毁的信件、一片过时的报头、一份模糊的证件堆集成精美画作,相对于传统的书画艺术,带给观赏者的是另外一种视觉享受。

古诗有云:颠倒横斜任意铺,半页仍存半页无。莫道几幅残缺处,描来不易得相符。绘制“锦灰堆”费工费时,一幅作品在2—3个月完成,慢者则半年。据高老介绍,“画家必须全能全才,诗书画印缺一不可,既要精通花鸟、山水、人物等各种题材,善书各种字体和篆刻印章,又要把杂物画出破碎、重叠、撕裂、火烧、烟熏等古旧貌,所以没有一定的书画修养,是干不来的。”而这些残缺破旧的文字和图案,则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也平添了一丝遗憾之美,成为“锦灰堆”艺术魅力所在。

高金才有着20多年古玩字画收藏的经验,在他几十平方米的小屋里,随处可见他的藏品。铜镜、瓦当、信札、票据、陶器、古代钱币,这些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文的废弃物件,在他眼里都是创作“锦灰堆”时必不可少的宝贝。高金才介绍说:“‘锦灰堆’里的杂物皆应有出处和依据,需要纯手工精心绘制而成,不可任意编造,不可粘贴拼凑。”

为了创作需要,他常常出入古玩市场、书店、图书馆搜集画材,能借的就借,能拍照的就拍照,能买得起的就买回家。而在城建、商业等机关单位任职的经历,又让他把时代变迁的感悟融入到画作中。如收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的粮票、布票、油票、结婚证、毕业证、契约等,绘成《民生见证集珍图》,根据文革时期的“两报一刊”、样板海报等绘成《历史记忆图》等。

如今,作为“锦灰堆”的第三代传人,高金才凭借大胆的创造性艺术劳动换来了丰硕的艺术硕果,被评为“涿州市十大文化创意带头人”,先后出版了《高金才民俗书画集》《高金才集真画册》《高金才书画选》等专辑。他创作的“锦灰堆”被评为保定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文物研究部门和民俗专家认可,深受书画界喜爱。

(编辑:news1)
0 条评论
ad4
ad2
ad3
ces
  • 保定日报官方微信

  • 保定晚报官方微信

  • “掌握保定”客户端

  • 保定晚报官方微博

  • “小宋逛保定” 微信公众号

  • “保定晚报亲子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