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县区新闻 > 涿州 > 正文

百姓身边的好大夫 ——记全国人大代表、涿州市刁四村乡村医生周松勃

更新时间:2018-08-02 16:35:06

仲夏的清晨,天亮得早。周松勃也早早就来到诊所,等着从十里八乡赶来看病的乡亲们。

2018年,对于周松勃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他光荣当选全国人大代表。3月,作为全国130万乡村医生的代表,他出席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会上提出了“医疗重点下沉、推进分级诊疗”的提案。为此,他备感自豪。

1961年仲夏,周松勃出生在涿州市刁窝镇刁四村出了名的“周善人”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每到灾荒之年,他家开粥棚、放善款、接济灾民。祖祖辈辈的耳濡目染,父母的谆谆教诲,在周松勃幼小的心灵里种下“行善举、献爱心”的种子。

1980年,高考成绩出炉了,周松勃名落孙山。想着复读一年,他却被母亲叫到身边说:“咱家实在没能力供养你复读了,就认命吧。大学上不了,咱学个手艺也能养活全家。”就这样,周松勃拜师学起木匠手艺。

木匠手艺学得很快,只两年时间他就出徒了。每月外出打工,他都能挣个百八十块钱,那在当时可算是高收入。自此,他家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在上世纪80年代,农村贫穷落后。刁窝这个几千人的大村,连个乡村医生都没有。就医难、看病难,让乡亲们没少犯愁。周松勃把乡亲们的疾苦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悄悄买来医书,苦心学习钻研医术。1987年,在他从事木匠手艺的第七个年头,毅然决然地把木匠手艺扔掉,在村中央租了几间房,开起村里第一家诊所。

伴着清脆的爆竹声响过后,周松勃家开诊所的消息很快在全村传开了。乡亲们便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叨叨开了:“咱村有了诊所,以后看病就方便多了。”“周松勃是个木匠,哪懂医术,看得了病吗?”

周松勃的诊所开了几周、几个月,串门子看热闹的不少,瞧病的人却寥寥无几。有的人患病情愿找“跳大神”的巫婆,也不愿意光顾他的诊所。

面对窘境,周松勃不灰心、不气馁,他深知当乡村医生,单凭靠买几本书自学给人家看病,乡亲们有疑虑是可以理解的。开始,周松勃拜保定第二中心医院的大夫禇孝通为师,并请禇大夫来诊所主诊,他当学徒。周松勃跟师傅苦学了6年,初步掌握了行医本领后,并不满足。随后,自学考上河北医科大学函授班,经过3年的历练,拿到大学毕业证书,取得行医资格证。

有人来看病,却没钱买药。望着患者付不起医药费那痛苦的表情,周松勃决定:看病的村民暂时付不起,就打个欠条;实在没钱就干脆不要了。这样的诊所每天都是入不敷出,怎能继续维持下去呢?

为解决诊所资金上的困境,他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还到银行、信用社去贷款来弥补亏空。后来实在没办法,他和妻子养了500只鸭子,将绝大部分收入用于偿还贷款利息。

“周大夫为人好、医术高,有钱没钱照拿药,一天24小时不关机,随叫随到。”     

周松勃的医术、医德在刁四村出名了,在涿州市出名了,在全国不少地方出名了。到他的小诊所就诊的患者摩肩接踵,络绎不绝。30年来,他出诊行程达20万公里。

“来看病的人没钱,只打个欠条,等手头宽裕了,再撤回欠条。”30多年来,在周松勃的柜子里,光欠条就有1000多张,欠医疗费达50多万元。还有些欠条因时间太长,他就抽出来销毁了。

2007年3月,周松勃到天津出差。突然,火车喇叭里传出急促的声音:“旅客同志们,谁是医生,有一位旅客出现休克,急需救治。”白衣天使的责任心和使命感驱使着周松勃向出事地点奔去。经了解得知:河北经贸大学的两位老师带着20多名学生去天津参观。其中一名学生突然出现严重休克,如不及时抢救就会有生命危险。周松勃从人群中挤出来说:“我是乡村医生,让我试试。”只见他从书包里取出银针扎向病人的穴位。一分钟、两分钟,整整过了五分钟,病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苏醒了。又过了十几分钟,病人脱离了危险。顿时,车厢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带队的老师掏出了几百元钱表示答谢,被他婉言谢绝。

2011年盛夏的一个夜晚,周松勃因慢性胆囊炎发作,正在打点滴。突然电话铃响了,国防技校的一名女学生喝了一瓶安定片,有生命危险。周松勃强忍着病痛,拔掉输液瓶,拿着胃管和急救药品,飞一般跑出家门。当夜,狂风夹着暴雨下个不停。周松勃披着雨衣,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雨夜的泥泞当中,不知摔了多少跤,汗水、雨水浸透了衣衫他全然不顾,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到达目的地,赶快救人。经过3公里的艰难跋涉,他来到学校后,顾不得换下湿透的衣服,马上投入到紧急抢救当中。经过洗胃、输液,前后忙活了好几个小时。待病人转危为安时,墙上钟表时针已经指向第二天凌晨2时。

为拯救那名学生的生命,周松勃不仅自己的胆囊炎病加重了,还患上严重的感冒,高烧不退,一病不起达十多天。妻子心疼地说:“为救别人的命,自己的命就不要了吗?”

1995年6月的一天早晨,有两个四川农民工来到周松勃的诊所告急称:赵茂和家砖厂的农民工两口子因吵架,老婆服毒自杀。周松勃顾不得多想,拿上药箱火速赶到砖厂。经检查,女子已有6个月身孕,喝毒药已经有半个多小时,时间不等人,孩子、大人的生命危在旦夕。周松勃果断采取洗胃措施,经过两天的观察治疗,母子平安。得知小两口目前生活困难,周松勃不仅没收诊费,还掏出500元钱塞给小伙子,让他们回家好好过日子。

2009年深秋,贵州一名农民工因患重病住进保定第二中心医院,经过十几天的抢救治疗,花了两万多元才算保住了性命,但后续治疗还得几万元。患者家里很穷,老婆和他离了婚,而且上有老下有小,再也拿不出治疗费。走投无路之时,他来到周松勃的诊所。周松勃不仅让病人住下,还安排两位老乡陪床吃住,而且分文不收。此后的1个月里,周松勃用中西结合的方法精心治疗,病人逐渐康复。一天,病人偷偷地留下一张纸条:“周大夫,原谅我们的不辞而别,欠您的医疗费,这辈子还不上,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还上。”看到这张纸条,周松勃拿了一大袋康复药和1000块钱,骑着自行车追赶,把药和钱硬塞到病人手中。他说:“到家以后要按时吃药,如果再想巩固拿药我再给你寄去。医药费,等你发财了再还。”

从1987年开始,他每诊治一位患者,都要写出较为详细的记录,包括患者的所在村、性别、年龄、症状与体征、初步诊断、处方及处置等,每2000人次装订一册。30年来,他为患者建立病例达46万余份,共计229本,摞起来有一人多高。 

张三清

(编辑:保定日报县区二部)
0 条评论
ad4
ad2
ad3
ces
  • 保定日报官方微信

  • 保定晚报官方微信

  • “掌握保定”客户端

  • 保定晚报官方微博

  • “小宋逛保定” 微信公众号

  • “保定晚报亲子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