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保定新闻>

1944年参军,从抗日战争到解放东北、华北、西北等,再到 抗美援朝,历经无数次枪林弹雨

清苑老兵石玉海, 1972年手术取出5块弹片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来源:作者:时间:2020-10-20 10:24

解放奖章证书上,还有老人年轻时候的照片。

老人的勋章和证书很多。

每个人都在平淡生活中实现着自我,每个人都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点燃着生命。让我们发现更多普通人身上隐藏的光环,在这里展示平凡中的伟大……

□本报记者 邸志永 通讯员 朱佳硕

“别说咧,说那些有什么用,我一个连队都没剩下几个人,我瞎个眼有什么好说的。”10月16日,在竞秀区工人新村27号楼,还没等石玉海的老伴把话讲完,石玉海就打断了她。

对于接受采访,石玉海觉得“相比牺牲的战友,他没什么好说的”。93岁的老兵脸色严峻,眼睛一瞪的时候,枪林弹雨中积淀的那种气势顿显。

石玉海的老伴一时语塞,不过,最受老人宠爱的小女儿、61岁的石素香不吃这一套。

“老爷子的眼是抗美援朝时留下的毛病。我小时候听他说,那是一次夜间的急行军,晚上走了100多里,他的眼睛正闹红眼病,打完仗后一个眼的视力就越来越差……”石素香说,怕给国家添麻烦,老人转业时也没上报眼睛的事儿,至今都没办残疾证。

不知不觉太阳已快落山,石玉海老人的事越聊越多。石玉海老人一直淡定,偶尔插上几句,只言片语就让人惊心动魄。

17岁参军抗日,

参与解放东北、华北、西北

1944年2月,17岁的石玉海,在老家清苑区石桥乡纳贤村参军。

问及为什么参军,老人脖子一横:“为什么?我乐意,我就想打小日本。”

老人称,他最初参加的是杨成武的部队,后来在解放战争时期编为63军188师(前身为晋察冀军区冀中纵队第3支队)。彼时,英勇作战的石玉海,是一名机枪手。

对于抗日战争时的经历,老人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只记得一次战役里俘虏了800多日本兵。不过,解放战争时的事情,还记着一些:“打石家庄的时候,我是排长。后来打太原的时候,我就是副连长了。”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63军在1947年9—11月,参加大清河北战役、清风店战役和石家庄战役。1948年9—10月,参加察绥战役,策应了辽沈战役。1948年11月—1949年1月,在平津战役期间参加了新保安地区作战,全歼国民党军第35军。1949年4月,63军参加会攻太原,当年6月执行解放大西北的作战任务,当年7—9月参加兰州、宁夏等战役。

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老人的一盒军功章里,有解放东北、解放华北、解放西北三块勋章。

多次中枪中弹,

1972年手术还取出过5个弹片

新中国成立前,石玉海打了多少仗,早已记不清。

“打日本鬼子两年,我没死喽!打国民党4年,我也没死喽!打美国鬼子三年,我还没死喽……打了那么多仗没死,就已经是万幸咧!”石玉海老人说这话时,眼里隐含泪花。

石素香告诉记者,小时候问起父亲打仗时,父亲总是骗她:“说子弹长着眼,一到他跟前就拐弯。说炮弹也长着眼,都会从他头上飞过去。小时候,我们兄妹4个,都爱听他讲这些了。”

然而,多年的枪林弹雨中冲锋,子弹并不会拐弯。

“解放大同时,被子弹在脚后跟钻了个洞;打太原的时候,子弹从我嘴上飞过,带走了块肉,弄了我一嘴血。我们指导员就在我身边,被流弹击中了头部;在打陇东的时候,有个手榴弹在我旁边炸了,身上都是小弹片……”讲述这些时,石玉海老人的声音慢慢变大,眼睛里都是光。

石玉海的老伴笑了笑:“他老说自个儿命大,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数不清,是真命大。”

石素香告诉记者,1972年他父亲在东风路上的卫生科做手术:“医生说用手一摸,都能摸到屁股上的弹片。这么多年也没发炎,老头也没怎么说过疼。手术后,医生取出来5块弹片。”

抗美援朝死战不退,

第一仗就“打没了一半”

手术取出来的弹片,来自于朝鲜战场。

1951年2月15日,63军赴朝作战,直到1953年10月从朝鲜回国。彼时,石玉海在63军188师564团担任连长。

纪录片《铁在烧》记录了大名鼎鼎的铁原阻击战,主角便是石玉海所在的63军。正是63军13天的死战不退,付出伤亡上万人的代价,为稳定整个战线赢得了宝贵时间。

“那时候,咱们的武器装备不行,美国人白天总是用飞机轰炸咱们,但咱们战斗意志高昂……在朝鲜打的第一仗,我们100多人的一个连,打没了一半,折损了50多人。指导员受伤了,副连长牺牲了,排长也牺牲了俩。”话到最后,老人声音低沉许多。

第一场战斗后,石玉海的连队补充兵员后继续战斗。等到1953年回国时,石玉海原来的连队100多人,只剩下10多个人。

10月16日上午,石素香从有关部门取回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看着手中的勋章,石玉海明显有些走神。在他心里,这枚勋章也属于那些牺牲的战友们。

对军队的情结,深深影响了这一家人。石玉海的两个儿子也参了军。老大石建国还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还荣立个人二等功。

临走前,记者看到老人家墙上有一幅字,其中后半部分写到:青山在,人已暮,夕阳红,此生无憾。国旗由我血染成,何惧霜欺雪压,人民利益最重。淡泊对名利,豪气冲天阙,丹心照汗青。

或许,这是对老人戎马半生最好的总结吧!

本版图片 本报记者邸志永 摄

寻访保定“英雄儿女”

手捧证书的石玉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