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保定新闻>

血沃马兰 花香世界

——“马兰花儿现象”引发的思考②

来源:保定日报作者:时间:2022-02-14 09:35

□保定日报评论员

古希腊哲人说:世界是个音乐。

太行深处,红色阜平,持久回响着昂扬向上的乐章。

一群山里娃,如乐谱上“自由自在的蝌蚪”无忧无虑地成长;虎年立春,这群天真烂漫的娃娃,站在北京、面向世界,歌唱溪谷、山岳、海洋、橄榄枝。这是娃们对万里之外文明古国的致敬,是娃们对自己未来的童声誓言。

恍若隔世。娃们是谁?大沙河畔,和大人们一起站岗、放哨、送军粮、参加破袭战,最后惨死在日寇屠刀下的刘耀梅;太行山下,无数个与日寇以命相搏的二小放牛娃;稚嫩肩膀,扛着生存重担的小山里汉……他们没有童年。

那是“苦菜花儿开满地儿黄”的苦难日子,那是“受苦人拿枪闹革命,永远跟着共产党”的峥嵘岁月。

阜平,我党我军历史上创建的第一块敌后抗日根据地——晋察冀根据地首府,晋察冀边区政治、军事、文化中心,“模范根据地的模范县”。聂荣臻元帅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战斗和生活了11年。史料记载,人口不足9万的阜平,养活了9万多名革命战士,2万多人参军,5000多人牺牲。

阜平多山地,人民不平凡。时在晋察冀通讯社的作家孙犁,记述了当时的情景——

在这片炮火连天的大地上,随时可以看到:一家农民,住在高高的向阳山坡上,他把房前房后,房左房右,高高低低的,大大小小的,凡是有泥土的地方,都因地制宜,栽上庄稼。到秋天,各处有各处的收获。于是,在他的房顶上面,屋檐下面,门框和窗棂上,挂满红的、黄的粮穗和瓜果。当时,党领导我们在这片土地上工作的情形,就是如此。

1948年4月,毛主席率领中央机关从陕北来到阜平的城南庄,在这里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调整南线战略,为三大战役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

阜平和阜平人民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党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是几代共产党人的“情结”,早已血脉相连。

2012年12月底,习近平总书记从这里向全国发出新时代脱贫攻坚的动员令。

在阜平考察那天,总书记动情地说:我上的小学——北京八一小学,前身就是设在阜平县城南庄的荣臻小学,后来从阜平迁到北京。聂帅对阜平非常关心,他讲过,阜平不富,死不瞑目。说到阜平老百姓生活依然贫困,聂帅掉了眼泪……所以,我脑子里对阜平有很深印象,从小就有印象,这是我对阜平革命老区的一个情结。

这刻骨铭心的情结也是无数优秀共产党人难以忘怀的。

邓拓,晋察冀日报社社长,后来的人民日报社社长、北京市委文教书记,他用文人独有的情愫铭刻情结:以“马南邨”(“马兰村”谐音)笔名写出了《燕山夜话》,给女儿邓小岚留下一枚印章——“马兰后人”。

1943年,日寇制造“马兰惨案”,19名乡亲为掩护报社同志惨遭杀害……邓拓爱人丁一岚在一次突围后生下邓小岚,寄养在马兰村附近一户乡亲家中,整整3年。

邓小岚的马兰情结,来自父辈的坚守、自身的本真。从2004年起,当时61岁的邓小岚开始奔波于北京、马兰之间,每年数十趟,用心教授孩子们学音乐;带动亲朋好友、联络社会力量,从方方面面、点点滴滴倡导、帮助乡亲们过好日子。

这条路,她已跑了18年。“马兰后人”血脉中流淌的山里人的坚韧、执着,是今日山里娃放歌世界的动力之源。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和使命,目标就是一个:过上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好日子。更多的“马兰后人”在为好日子奔忙。

马兰村西北40公里外的顾家台,是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时到访过的特困村。2016年农历正月初八,村民冯海花在家排练“闹红火”,这是当地过“十五”的习俗。她说,只要肯出力,国家都有“兜底”的保险政策,日子眼看着一年比一年好。她说,大儿子在外地打工,准备回来干。

冯海花的方言不好听懂。她12岁的小儿子叫顾成龙,普通话说得极好:省里来的工作队新修了一条“学生路”,每天上学再不用爬山下沟。大人们辛劳奔“红火”,就是让小顾成龙们将来能为自己的理想工作,不再只是为生计奔波。

烽火年代,阜平青年诀别亲人、热土,义无反顾赴国难;脱贫攻坚,陆续吸引5000多名“子弟兵”回家创业就业,他们原是走出大山的打工仔、打工妹、大学生。吸引他们的是党和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扶持贫困地区加快发展的政策措施,更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话——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

2020年2月底,河北省政府宣布:阜平等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脱贫摘帽。6月底,阜平剩余贫困人口实现脱贫。

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阜平人、所有心系阜平的人,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坚持精准方略,坚持苦干实干,攻克了无数“娄山关”“腊子口”,在太行山上撰刻出脱贫攻坚的新时代答卷。

新时代盛开的马兰花儿,根扎在饱含几代人热血的沃土中。

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山里的娃娃们已跨过溪谷、山岳,面朝大海,注定和世界一起一路欢歌向未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