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文旅新闻>

让非遗为乡村振兴“提气”

易县铜雕非遗传承人刘桂军与铜雕的“爱情”

来源:保定日报作者:杨旭 王文坡时间:2022-05-11 08:10

蒙古族万马奔腾雕塑群,长一公里,共计九十九匹铜马。

□保定日报记者 杨旭 通讯员 王文坡

非遗是当地历史文化的产物,承载着来自那个地方的文化记忆。

易县铜雕,作为一项非遗技艺,历经岁月,焕发出新的生命力。1976年,第三代易县铜雕传人牛增录受邀曾参与制作毛主席纪念堂堂匾大字的锻刻鎏金工程。如今,铜雕非遗传承人、易县白马乡源泉村党支部书记刘桂军,在传承基础上不断改良,让非遗这项传统技艺成为当地百姓致富的产业,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文化底蕴和活力。刘桂军作为燕都铜雕艺术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他的代表作品有《鄂尔多斯蒙古源流文化产业园》《宝鸡青铜器博物馆》《阳山69米大佛》等。

从干“铜活儿”到做文化

易县铜雕艺术源于战国时期,是古代青铜器制造的延续,燕下都遗址出土的战国铜人、大铜铺首衔环等是公认的“国宝”级铜雕刻艺术珍品,为铜雕艺术的绝世珍品。清雍正皇帝在易县建造清西陵时,从当地招募铜活帮造,宫廷铜雕技艺开始在易县传承,并与易县铜雕相融合,形成了具有独特风格的易县铜雕锻刻艺术。清中后期源泉村铜雕锻刻艺人纷纷去京城做铜活谋生,至民国初年,源泉村的铜雕已声名远扬,享誉全国。

易县铜雕锻刻技艺清晰可考的传承谱系可追溯到清道光年间,约有150年历史,师徒相承至今已是四代。

刘桂军接触铜雕是在十八九岁,对他而言,铜雕就一种挣钱养家糊口的技能。那个时候,刘桂军开始师承学习铜雕创意设计、下料退火、锻打刻制、上胶锻刻、打磨抛光、作色防护等环节传统技术,“我也不知道做的铜雕这项技艺,还是艺术,是文化,更没想到通过三十多年的努力,我现在还成了这项非遗技艺的第四代传承人。”

“干铜活儿”这项雕刻技术,在满足了养家糊口后,刘桂军对这项技艺有了更深的思考和探索——由最初简单粗制到精益唯美铜雕探索和创新,渐渐,他爱上了铜雕这门传统技艺,也成为业内一名出类拔萃的技师。在这期间,刘桂军与高校联系建立培训交流基地,结识了诸如清华美院、天津美院等众多高校的教授和学生,通过与他们合作和创新,让他认识到现在干的这个铜活儿就是在做文化,就是在搞艺术,并利用院校优秀人才,推出了一批名优的设计产品。

铜雕是我的“爱情”

“其实在我每日听着‘叮叮当当’锻刻时,我发现我的生活和生命已经离不开这项技艺了,‘恋’的很深,是我深入我骨髓的‘爱情’。”通过刘桂军灵巧的手,把浮雕中的山水花鸟、莲藤枝蔓、龙凤祥云等,把圆雕中的室内摆件、城市雕塑、寺庙佛像等形式展现出来的时候,是他最有成就感和自豪的时刻,这些作品就如自己的孩子,让人爱不惜手,爱到骨髓。这不仅仅是刘桂军的事业,更是他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是他的“爱情”。

创新让非遗更具生命力

“创新让非遗这项技艺更鲜活,更具有活力和生命力。”三十多年来,刘桂军对铜雕的爱,胜过对家人和孩子的爱,让他的精神进入了“痴”的状态。一是改进了对艺人造成伤害的传统工艺,如用氰化钾鎏金、硫酸清洗、用煤火加热铜板等,并开创了铝锻造仿银技术,既节省了原材料成本,使作品具有银的奢华与质感,且具经济性和美观性。二是与时俱进,把铜雕艺术品与2000年历史文化相结合,设计开发典故传奇、名胜古迹和名人诗篇等铜艺术展品,并缩小易县铜雕与时代审美观念的距离。

收入高,也存在后继无人

为了传承和普及这项非遗,1996年,刘桂军创建了燕都铜雕公司,公司也成为铜雕产业龙头企业。从创办以来,刘桂军所在的1100多口人的源泉村就有600多人从事铜雕制作工艺,同时带动周边七里庄村、梁格庄村等8个村发展铜雕产业,开展铜艺生产制作的作坊企业有数百家,形成了产业集群,铜雕工匠有15000多人。

三十多年来,还培养出了12位创业人才,带动了这项非遗技艺的传承和发展,2016年,易县铜雕被评为保定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从事铜雕这项技艺的匠人,平均工资每月在8000元以上,收入和当地经济状况相比已是非常高。但年轻人正在越来越远离这项行业,一是时代发展,给了年轻人多元发展机会,走出去的年轻人不愿意回乡;二是小作坊式的生产,没有规模化,没有现代化生活设施,这造成了他们感觉一辈子在村里做铜雕,没有成就感和尊严。没有人,就没有创造力,更不要说产业发展和产业创新,能够保住现状都非常困难。

梦想建成“铜雕小镇”

乡村的振兴,非遗不能成为旁观者,一要通过政府介入,明确方向,制定规划,从顶层设计入手,在文化领域挖掘提炼的同时让非遗商业化和商品化,让非遗的发展更加接地气。二是让非遗在年轻人心中“活起来”,要做好人的培养,激发他们从事这项技艺的热情,让他们不仅“富口袋”更要“富脑袋”。用智慧和双手“锻造”出乡村振兴的路子,提振乡村民众的精神面貌,增强乡村振兴“底气”,让铜雕这项非遗技艺成为乡村振兴的“羽翼”。

刘桂军一直在政府层面呼吁,尽快在白马和梁各庄两个乡镇,成立一个“铜雕产业园”或“铜雕小镇”,把近200多个作坊式企业,从村里搬出来,统一入住“产业园”或“小镇”。这样做可以让这些非遗技艺”匠人”体面地在这里上下班,成为现代化产业工人。

这是刘桂军一直坚持的思路,也是他未来要实现的梦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