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92岁老兵刘井顺: 自制“滑道炸弹”从天而降

二次战役中参与长津湖血战,全歼美国陆军精锐的“北极熊团”,为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消灭美军一个团

来源:作者:时间:2020-10-26 11:21

年轻时的刘井顺。 邸志永 摄

央视节目里播出的27军踏上抗美援朝的列车。

向那些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战友们敬礼。 邸志永 摄

刘井顺给记者讲述抗美援朝的战斗。 邸志永 摄

□本报记者 邸志永

通讯员 钟云龙 朱佳硕

10月22日,在清苑区孙村乡戎官营村见到刘井顺时,92岁的老人正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眯着眼睛晒太阳。

聊起抗美援朝时联合国军的表现,老人大手一挥:“他们飞机大炮是挺厉害,可接触战不行。”

血战长津湖,全歼号称美国陆军最精锐的“北极熊团”……刘井顺抗美援朝时在27军80师238团,用一次次血战,打出了这份底气。

血战长津湖

成建制歼灭“北极熊团”,志愿军唯一一次

1946年6月,18岁的刘井顺从老家山东临清参军。

“其实在日本投降的时候,我也报名要参军,不过那时候还不如三八大盖枪高,部队上没要我。”刘井顺称,直到一年后,他才如愿参加了刘邓大军(中原野战军)。

解放战争中,刘井顺在襄樊战役中荣立个人三等功:“那时候,我带兵最早攻进樊城。”

1950年11月,刘井顺作为27军80师238团3营一名班长,随部队入朝作战。彼时,80师第一战,便是血肉横飞的长津湖战役。在这次长达近一个月的激战中,80师和81师242团一起,歼灭了美军的“北极熊团”,取得了重大战果。

资料显示,被美国总统威尔逊授予“北极熊团”称号的美步兵第7师第31团,由3个步兵营、1个坦克连编成,总兵力4000余人,一战、二战中威名赫赫。该团主要武器装备除步枪、卡宾枪、轻重机枪外,还有大量的60或90火箭筒、57毫米反坦克炮、60迫击炮和22辆坦克,为美陆军著名精锐部队。

“那时候,长津湖到处都在打仗,我们团在新兴里二沟附近,跟美国人撞上了。白天他们的飞机大炮轰炸,到了晚上我们就去掏他们。经过穿插包抄作战,最后歼灭了敌人一部分。”老人称,那时候还不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北极熊团”。

经过5天5夜血战,“北极熊团”上到团长下到士兵,被全部消灭。抗美援朝战斗中,这是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消灭美军一个加强团。至今,“北极熊团”的军旗,作为国家一级文物,收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

冰冷浇不灭意志

补给困难白雪咽炒面,摸黑打过去歼灭敌人后“先找吃的”

长津湖战役中,令联合国军肃然起敬的3个“冰雕连”中,其中一个就是27军81师242团5连。

在刘井顺的记忆里,他所在的部队原本一直在为解放台湾做准备,“没成想火车一路往北越走越冷,直接到了东北。开始的时候还没棉服,就是有了棉服也不够一人一身。”老人称,后来在火车上才知道,要进朝鲜打仗。

除了棉服问题,吃饭也存在很多困难。刘井顺称,当时每个志愿军的身上,都绑着两袋炒面,由高粱面和玉米面组成,每一袋不到10斤。因为怕点火暴露目标,每次只能倒出一点炒面就着雪咽下去。

“那时候,咱们的补给线老被美国人炸,有时候一两周才能补给一次,总是吃不饱……到了晚上摸黑打过去,我们干掉他们后都先找吃的。”刘井顺告诉记者,那时候的美军牛肉罐头和鱼肉罐头,绝对是美味。

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冰天雪地里,冷雪冷饭却没有浇灭志愿军的如火斗志。“冰雕连”就是在长津湖打阻击时,为了不暴露目标,全员被冻死在阵地上。

回想起被冻死冻伤的战友,刘井顺老人一声叹息:“那时候都打红眼了,就想干他们,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就赚了。”

自制“滑道炸弹”

山顶阵地与山坡树林间,用铁丝和迫击炮弹“空袭”美军

除了长津湖血战,老人经历了多少战斗,他已经记不清。在他脑海中,对1952年争夺三八线的战斗印象深刻。

“那时候我们守一个高地,大概几百米高,山上石头山下树林。”老人称,白天早、中、晚,美军飞机定时来阵地上轰炸三次。其间,还有炮弹攻击。“一到这时候,我们就在山的背面,蹲在一米来深的隐蔽坑里,等轰炸结束后,再低着腰通过交通沟到阵地上。这时候,就该敌人冲锋了。”

在前期被美军轰炸习惯后,刘井顺老人称,他们也在总结经验,有效杀伤敌人。

“那时候,我们晚上下山侦查之余,还用铁丝绑在山下大树上,然后把另一头固定在山顶的大石头上,做成滑道。到了白天美军进攻的时候,我们就把迫击炮弹绑上铁丝,挂在滑道上,看见哪儿敌人密集冲锋,用手一推就把迫击炮弹推下去,撞针碰到大树就会爆炸,从空中打击他们。”刘井顺告诉记者,当时他们一个班15个人,一次推10多枚迫击炮弹出去,“空袭”效果都不错。为此,每名战士都准备了最少三箱迫击炮弹。

除了自制的“滑道炸弹”远程“空袭”,刘井顺还在汽油桶内放上炸药,桶里装上石块,并安装好引信,等敌人靠近阵地几十米时,点燃引信把汽油桶推下山。“这个效果也不错,碎石片跟弹片效果差不多,也有一定杀伤力……那时候美国人都不敢上来了,上来10个也就回去两三个。”

谈及这些战斗细节,刘井顺一脸回味。然而,战斗的残酷也让老人的战友死伤惨重,“我那时候是8班班长,班里15个人,等战斗结束的时候,只剩下4个人了。”

刘井顺称,在一次从山上向下冲锋时,他被敌人的炮弹炸飞,从山上一路滚了下来,“幸好被一棵大树挂住了衣服,我才捡回一条命。后来打扫战场的收拢队发现了我,才把我救了回来。”老人称,那次战斗后,他的左腿被弹片伤了大筋,被送到后方养伤,并于1952年10月随大部队回国。1955年,老人从部队转业到清苑县采购局,开启新的生活。

采访结束时聊起牺牲的战友,老人默默站起来看着远处,缓缓敬了一个军礼,那不再挺拔的身体,依然显得那般高大。

每个人都在平淡生活中实现着自我,每个人都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点燃着生命。让我们发现更多普通人身上隐藏的光环,在这里展示平凡中的伟大……

寻访保定“英雄儿女”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