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汽车>

你弄你的飞行器、手机,我搞我的汽车。魏建军说——

不造手机,不上天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 苏兰生时间:2021-11-08 09:36

□本报记者 苏兰生

时下,一些科技公司转向造车,有些车企反向行之,开始造手机、造飞机——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让人难看明白。

10月底,长城汽车一位高管肯定地说:“长城汽车不造手机,也不上天。”

其实,这只是传话,真正放出此话的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

那么,长城汽车为什么不干这些呢?

别人在干什么

长城汽车高管递话的起因,缘自业界的猜测。此话,就是对长城汽车“是否做手机和飞行器?”的打问,最高层面的一个回应。

回应也不止一回。10月24日,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举办的“中国汽车企业品牌官联席会(CB20)”沟通会上,有人也问及长城汽车是否会进军手机、飞行或卫星领域时,长城汽车副总裁傅小康也解释,魏建军早在内部会议上就有过明确表态,长城专注造好汽车,不造手机,也不上天。

这与他人不同。近期,业界在用深度观察的目光,审视造车新势力、造车新力量和传统汽车企业的一个个动作。其实,坊间早就传出,吉利汽车已涉足商业化卫星、无人机、飞行汽车等行业。

一个确切的消息是,今年9月底吉利汽车当家人李书福创办的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宣告进军手机领域。

还有一位业界知情人告知,吉利汽车也已涉足卫星、飞行汽车等业务。

吉利汽车并非说说而已,而是真有行动。几番询问获知,今年9月份,吉利汽车打造的商业化卫星工厂首颗卫星已经下线。而在此前的2019年,由吉利控股集团投资为主,联合戴姆勒股份投资的Volocopter,在新加坡滨海湾已成功实现飞行汽车的首次公开载人飞行。

今年4月份的上海车展期间,吉利科技联合Volocopter纯电动飞车在中国首秀。这款两座飞车已在全球进行多次试飞,在吉利科技的携手下首次进入中国市场,有望开启中国城市空中出行新业态。据了解,Volocopter未来将推出最新的第五代产品VoloCity,此款飞车最高时速110km/h,航时达到35分钟。

在2020年9月,吉利科技集团还发布通用航空战略,构建起无人机研发生产与运营并行发展的格局。

吉利最新的跨界动作,则是造手机。今年9月底,吉利宣布开发定位高端智能手机产品,服务全球市场。其跨界布局手机整机,这在国内汽车行业尚属首例。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吉利汽车由造车正向科技公司转型。

李书福曾以“买买买”著称业界,通过购买不断扩大业务边界。这也说明吉利敢花钱、敢冒风险,其实吉利的确有了钱。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吉利汽车营收达450亿元,同比增长22%;实现净利润24.1亿元。

除了吉利汽车,不久前小鹏汽车也发布小鹏汇天第六代飞行汽车官图及部分信息,并计划在2024年实现量产。而在2021年上海国际车展上,小鹏汽车展示的第四代智能电动载人飞行器自重240KG,最高载重200KG,飞行高度1000米,最高时速120千米,主要用于空中出行、应急救援、空中观光等场景,已累计试飞1.5万多架次。

2020年,东风汽车公司组建东风悦享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生产多旋翼飞行器。这款产品已亮相公众,拥有自主飞行、云控飞行、垂直升降、实时联网调度等功能,最大巡航速度130km/h,最大航程35km,最大有效载荷200kg。

长安汽车也已入局飞行汽车、虚拟飞行器。比亚迪除造车之外,还是华为、小米等手机的代工厂,其手机装配线达到10条。据资料,比亚迪代工手机的收入接近造车。

国外车企也“不务正业”。福特、奥迪、丰田等国际巨头现今也在纷纷发力,试图在飞行汽车这一造车的下一“风口”中抢占先机。而劳斯莱斯在汽车行业不景气年代,被逼无奈转向飞机发动机领域,现在其已成为全球第二大飞机发动机制造商。

日本第二大汽车制造商本田汽车,研发生产发动机技术自是国际一流,而本田摩托车、除草机也不错。本田早就打算天上飞,1996年启动造飞机计划,2015年制造的飞机投入使用。

大众汽车连香肠都不放过。在早些年间,其为提高员工餐饮质量,便开始自己制作香肠。久而久之,大众香肠生产规模越来越大,今天已成了德国特产。

长城在干什么

的确,术业有专攻,能做透一种产品已实属不易。不轻易进入不熟悉领域,这是魏建军一直确定的企业发展战略取向。

这不是长城汽车手中没钱,长城的单车盈利能力在国内当属上乘。与吉利同期相比,2021年上半年其实现营业收入619.28亿元,同比增长72.36%;实现净利润35.29亿元,同比增长207.87%。这比吉利汽车的经营收入高不少。

向来,业界给魏建军贴上敬业和“抠门”的标签。实际上,长城汽车并非不大方,其在产品研发上是很舍得的。对此,本企业员工对外称,长城造车肯于在造车上“过度投入”。

这是一组国内车企2020年研发投入数据,理想汽车10.99亿元,蔚来汽车24.87亿元,吉利汽车48亿元,长城汽车达到51.5亿元。今年1-9月,长城汽车研发投入已经超过去年。

长城汽车也不是缺人。现在,其研发队伍达到1.9万人。到2023年,其全球范围的研发人员会翻一番。其中,软件开发人才将达到1万人。

民营企业与生俱来就有强烈的危机感和忧患意识,这也更体现在长城汽车身上。2020年7月,是魏建军开启造车生涯满30年。这本值得庆祝,魏建军却发表了致长城汽车伙伴们的一封信,向员工发问:“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信中发问并作答,“挺得过明年吗”“未来,命悬一线”,“没有危机感,才是最大的危机”“没有退路才见出路”……最后,3180字长文归结一个字:变。

这不是魏建军多虑了。今天,尽管长城汽车已成长起来,可与国际汽车巨擘甚至国内大型国有车企相比,在规模上还存在差距。加上民企一旦有大闪失,便会永远倒下。由此,长城汽车有一种“狼兔理论”。

长城汽车一位高管解释,长城汽车既要有兔子那样强烈的生存意识和危机意识,机智灵活的快速反应能力;还必须有狼一样敏锐的市场反应能力,有事事争先的主动进攻意识。

当下,长城汽车已置身于汽车国外巨头并跑的同一赛道,并更用力跑得更快。其聚焦实施“2025战略”,未来5年累计研发投入将达到1000亿元,届时实现全球年销量400万辆,其中80%为新能源汽车,营业收入超6000亿元。

当前,企业转型发展恰逢其时。有人说,如果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此话该是这样的含义——遇到好机会谁都可以成功。可是,造车不一样,没有长期的技术积淀不行。

记住一句话:“企业往往要限制业务边界。”此前,记者曾在集体采访时,听到魏建军表示:“长城汽车这么多年,没有跨越过与汽车不相关的业务,比如有人投资房地产,有人投资金融,但我们一直在汽车领域深耕细作。”

此话,别人听了没坏处。可以说,造车容易、卖车难;造好车不容易,造车的想把其他的事情干好,更不容易。

未来长城汽车还将有哪些新动作,记者将保持高度关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