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保定新闻>

涞源祖孙四代接力祭扫抗日烈士墓82年

1940年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一新兵连遭日军突袭,72名战士遇难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时间:2022-04-06 09:58

刘海清祭扫烈士墓。 孙佳琦 摄

刘海清一家在烈士墓前鞠躬致敬。从左到右依次是:刘金洁(刘海清的女儿),刘玉平(刘海清的妻子),刘海清,刘世亮(亲戚),刘金水。 刘金水 供图

□保定晚报记者 葛淑霞

通讯员 肖淑静

4月5日清明节。当天上午,涞源县东团堡乡寺儿沟村村民刘海清带领妻子儿女一家人,到位于村子东北部的抗日烈士纪念碑前祭奠英烈。今年是刘家祖孙四代接力祭扫抗日烈士墓的第82个年头。

因为那里位置太过偏远,没有通讯信号,记者一时无法联系到刘海清。4月5日下午,刘海清的儿子刘金水回到县城的家,通过电话他给记者讲述了一家四代与无名烈士墓的故事。

“从我五六岁起就跟着爷爷、父亲去祭奠这些八路军战士。”今年23岁已经在县城参加了工作的刘金水说,父母还住在村里太爷爷刘成章建造的石头房里,守着烈士墓。

其实,刘海清几天前就请路过的司机从外面代买来花束,按着农村“早清明晚十月一”的习俗,曾于4月1日带着蛋糕、苹果、香蕉祭奠过长眠于此的八路军战士。“每次去,我爸都拿抹布擦干净纪念碑上的尘土,看哪有损坏的地方就修补修补。清明节当天我们放假回家,全家人一起又再去祭拜一次。”

“太爷爷去世的时候我还小,不记得他说过什么。但是爷爷和父亲曾告诉我,当年的一个八路军新兵连在早上被偷袭,全部牺牲,非常惨烈。”

虽然不知道长眠于此的战士们的样貌,也不清楚他们每个人的姓名,但是刘金水一家四代人早已将这些战士看做是自己的亲人。“等我父亲老了行动不方便了,我会一直坚守下去,不会忘了这里的八路军战士们,每年都会来祭拜他们。”刘金水说,现在,太爷爷去世,爷爷因为腿脚不便不能过来扫墓,住进了县城,父亲就替他们继续在村里守着。

今年51岁的刘海清仍住在祖父刘成章盖起的石头房中,这里位置偏远,道路艰险难行,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也得骑着摩托到老远的村口小卖部,连手机都没有信号。同村的大多数村民也已经搬到了县城的安置楼上,他依然选择住在这里,就为了每天看一看小河对岸的石碑。

这里长眠的72位八路军战士,都是刘成章和乡亲们1940年亲手安葬的。

1940年,刘海清的爷爷刘成章和太爷爷被日军抓到东团堡修炮楼挖战壕。同年9月,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一支队三团打响了东团堡战斗,经过三天三夜的连续作战,八路军攻克了东团堡据点,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并将刘家父子解救出来。

然而战斗结束后不久,三团四连一个新兵连在槽碾村休整训练期间遭到日军突袭,72名战士遇难。当年18岁的刘成章亲眼目睹了血流成河的惨状,他与乡亲们一同含泪安葬了战士们的遗体。

从那以后,每年逢清明、中元节、寒衣节,刘成章都会按照当地习俗到烈士墓前扫墓祭奠。80多年来,刘成章的子孙们也都遵守旧例,来到纪念碑前向长眠于此的烈士英灵鞠躬祭拜。

1996年,刘成章夫妇不顾儿女们的反对,搬离世世代代居住的老山村,在距离烈士墓大约100米远的地方盖起几间石头房,同烈士们朝夕相伴。每年重阳节晚上,刘成章还要带上他那盏马灯,拎上一瓶酒陪伴烈士们直到天明。

2000年,年过古稀的刘成章卖掉了自己的棺材和家里的两只羊,筹集了2600元钱为72位战士重修坟墓,立起墓碑,刻写“抗日烈士纪念碑”七个大字。

“烈士们在此长眠了82年,我们就守护了82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我也会像我父亲一样继续守护这座烈士墓。”刘金水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