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首页> 保定新闻>

一个行当的兴与衰、起与落,有外因的成就有内因的自强,更离不了一代代 带着特殊意义的领军人物——

老调有宝,秋花依然绽放

■核心提示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时间:2022-04-14 09:40

辛秋花早年的剧照。
说起老调,老人的神采格外飞扬。
辛秋花早年的剧照。

2022年春天,保定市文艺领军人才评选活动正式启动。这在保定文艺史上,还是第一次。从启动之日起,就在全市文艺界掀起持续的热潮。

作为承办单位,保定日报社在登统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的申报信息之外,也惊喜地收到来自社会、个人层面的大量来电来信表示支持、感慨或是意见。记者注意到,为数相当多的市民对年龄限制表达了些许“遗憾”与“追忆”,也注意到很多原本似乎被淡忘的名字非常高频地出现在他们的意见中,比如“佘太君”辛秋花,比如京剧名家李伯培……这些市民几乎一致认为,这样的名家依然该列入“领军”的行列,这样的名家依然能够起到行业内的带头作用。

带着这样集中的推选信息和市民情感,记者专程走访国家一级演员、老调剧种的第一代女老旦辛秋花老人。

□保定晚报记者 牛志宏

已经85岁高龄的秋花老人,在知道记者来意后,激动得一时间难以用语言表达。她没想到,在淡出舞台这么多年后,还能有这么多人记得她念着她,还能收获这样高的肯定与评价。

尽管已是耄耋之年,除了稍有耳背,秋花老人思维非常清晰,表达也特别流畅,曾经的学艺生涯、起伏的舞台经历、多舛的政治坎坷、鼎盛的电影表现……在长达两个小时的访谈里,淡淡地一路道来。

无论幼年时旁人眼中的戏曲“童星”身份,还是几十年舞台上的铿锵婉转,或是无数次获奖受赞,她始终没忘记自己是个白洋淀边长大的农村娃,她始终没忘记自己的根牢牢地扎在老调中。都说“保定有宝,老调不老”,在辛秋花的心里,老调是她的人生至宝。

她忘不了,老舍先生在《人民日报》写下“一出好戏”的高度评价,不仅让老调获得了“老调不老,枯木逢春”的锦旗,更让自己拥有了“活的佘太君”的美誉;也忘不了,跨越20年,从《潘杨讼》到《忠烈千秋》,两部电影,两度饰演“佘太君”,把老调以从未有过的高度推到全国人民的面前。

她还忘不了,汇报演出也好,电影表现也好,老调的根是需要坚实地扎在保定土地上的。曾有保定梨园界同行这样评说辛秋花:“她代表着老调剧种,她在老调老旦行当里,是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在辛秋花担任保定老调剧团领导的几十年里,她带领全团演职员,足迹踏遍大江南北,除了正常演出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了剧团的各项工作中:她带领全团演职员新排的《潘杨讼》,在河北影剧院连续演了三个多月,有老戏迷至今还为当时的场景“耿耿于怀”:“排队等着买票的观众从河北影剧院门口一直排到保定宾馆。为了看上戏,有人半夜爬起来排队购票。”

面对这样热情的场下回应,辛秋花就一句话:“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老调唱好!”

正因如此,几十年风雨中,辛秋花面临过无数次的人生取舍,每一次,她都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老调:早年订婚,她为了不误演出,把婚期一拖拖出11年;还是为了演出,她连婚假都没歇过,后来更是把孩子寄放亲人处,一家四口四地居;还是为了演出,“文革”后刚获平反的她就应组织要求立刻从随军地回到剧团,开启重振老调的新创业时代。

有人说她是戏骨,有人说她是戏痴,还有人说她是戏疯。几十年光阴流转,舞台上下的辛秋花,表现出的是从始至终带着执着的琢磨。对她而言,怎么唱得好、更好、好上加好,这个问题是永远没有定势的答案。她的琢磨劲儿不分场合不分对象,钻进戏里琢磨、找人请教琢磨、和同行琢磨……这股琢磨劲儿弥漫在全剧团,成为老调兴盛与发展的重要基石。

为老调事业毫无保留地奉献一生,亏欠家人子女良多,可辛秋花老人觉得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客厅墙上苏叔阳亲笔题写的“虬枝新花”,博古架上“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老调代表性传承人”证书、“辛秋花先生从艺60周年”纪念杯,让她觉得很满足,很值得。

老人叙述的神态中,满满的是岁月流逝的痕迹,承载着更浓郁的对老调的热爱。一说到老调,一说到唱腔,老人的眼里就自然而然地带上了提亮的光度;说到兴起时,站起来拉开身架,又是一副老帅上阵的架势。

尽管近年来已经大幅减少社会活动,但辛秋花老人对老调、对戏曲、对保定文艺、对城市发展的关注有增无减,她特别推崇宣传部部长曹海波在三月份全市文艺工作推进会上的讲话,“坚持为时代画像,胸怀国之大者,紧跟时代节奏,厚植人民情怀,秉持德艺双修,树牢精品理念。”

秋花老人说,有这样自上而下的重视,和全城上下一心的奋进,何愁老调不兴?何愁戏曲不兴?何愁保定文艺不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