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日报社主办 !
您的位置:首页> 体育>

(走近冬奥)吉林通化何以成为“中国跳台滑雪之城”?

来源:新华社CNML文字作者:许畅时间:2021-12-20 08:50

  新华社长春12月19日电 题:吉林通化何以成为“中国跳台滑雪之城”?

  新华社记者王昊飞、王帆、张博宇

  63年前,在吉林省通化市一处跳台,越野滑雪出身的“中国滑雪之父”单兆鉴尝试完成了中国跳台滑雪“第一跳”;34年前,跳台滑雪首次成为全国冬运会正式比赛项目,通化籍选手迄今已连续6届赛会称霸领奖台;3年前,通化姑娘常馨月在平昌创造了中国跳台滑雪冬奥最好成绩。

  通化,这座地处长白山区的东北城市,何以成为“中国跳台滑雪之城”?同短道速滑、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单板滑雪等优势项目相比,跳台滑雪至今仍是中国冰雪运动的欠发达项目,这座城市为何在这个项目上执着坚守了这么多年?

  18日,位于通化东昌区金厂镇的万峰通化滑雪度假区正式“开板”,标志着新中国第一座高山滑雪场改建后“重装上阵”。对于通化几代冰雪人而言,这是过年般的喜庆日子,他们齐聚雪场完成首滑演出。在常馨月看来,这座新建了跳台滑雪设施的雪场,为通化跳台滑雪的“回家之旅”奠定了基础。

  2018年在平昌冬奥会获得女子个人标准台第20名的常馨月,创造了中国跳台滑雪在冬奥赛场的最好成绩。当天完赛后她对媒体表示,期待4年后,不只她一名中国跳台滑雪运动员站在北京赛场。如今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不到50天,“4年之约”只兑现了一半,中国队已锁定3个参赛席位,她本人却因伤病困扰难以赴约。

  “因为热爱,才会坚持。有了这份坚持,我觉得他们一定能行!”常馨月说。

  据了解,虽然最终的参赛人选尚未完全确定,但拿到1男2女3个参赛席位已十分可贵,且通化选手陈哲极有可能再获1个席位。

  起源于挪威的跳台滑雪,是冬奥赛场最具观赏性的项目之一,也是“元老项目”之一,1924年首届冬奥会即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由于该项目的开展对气候、场地、设备等均有很高要求,因此在我国起步较晚。自1980年中国体育代表团首次出征冬奥会以来,中国跳台滑雪选手仅跻身过2006年都灵冬奥会和2018年平昌冬奥会,参赛的5名选手全部来自通化。

  通化是新中国滑雪运动的起点城市之一,这座山城有着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曾举办新中国第一次全国滑雪比赛,是中国越野滑雪、高山滑雪、跳台滑雪等多个雪上项目的摇篮。“从1986年正式组建通化跳台滑雪队开始,通化成为国内屈指可数坚持下来开展这项运动的城市。”通化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宋吉连说,中国跳台滑雪在通化实现薪火相传,离不开一个“冰雪之家”。

  今年74岁的通化籍高山滑雪退役运动员朴东锡,曾在1980年出征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他的老伴张桂珍,1987年成为中国第一批跳台滑雪教练,一手带起了中国第一支女子跳台滑雪队。他的儿子朴雪峰是两届全国冬运会跳台滑雪冠军,还是首个获得跳台滑雪世界杯入场券的中国选手,退役后转型为跳台滑雪教练。他的女儿朴雪俐、女婿宋吉连都是高山滑雪出身。

  2009年在亚布力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跳台滑雪赛场,张桂珍和朴雪峰担任中国队教练,朴东锡是负责平整雪道的跳台长,朴雪俐担任赛场的广播员——那一次若不是宋吉连另有任务,他也会在现场参与赛事运行保障。“每逢国内大赛,一家人齐上阵是常事!”朴东锡说,五口人坐下来就有聊不完的冰雪话题,走出门还有干不够的冰雪事业。

  跳台滑雪属于跨季项目——冬天滑雪,夏天滑草。常馨月介绍,过去国内没有夏季跳台,场地限制成为这项运动发展的瓶颈。过去在国内训练,一年只能练三个月,训练时间短而且不连贯,运动员成绩上不去,导致一些地方队无奈解散。即便条件艰苦,但通化队也选择挺过来,只因一份冰雪情怀。

  宋吉连介绍,自1994年开始,通化借助国外平台输送运动员赴日本等国家训练,弥补运动员训练时间不足的弊端。“我们的教练员为了节省费用,带队员自己租房,自己做饭,克服一切困难保证训练时长。”他说,有了先进理念和训练方法作支撑,通化市跳台滑雪项目在近30年里,累计培养全国冠军15人,共获得全国比赛金牌74枚。

  近年来,借助北京冬奥会的东风,吉林、黑龙江、河北陆续建成5个四季跳台滑雪训练基地,结束了中国跳台滑雪运动员夏季只能“出国租台”的尴尬。2018年之后,中国跳台滑雪队引入外教团队,带来更前沿的竞训理念,使中国跳台滑雪运动发展实现了阶段性飞跃,这也为通化发展这项运动进一步提升了底气。

  “让通化冰雪人最骄傲的一句话,就是‘中国跳台出通化’。我们相信,未来能飞得更高更远!”朴东锡说。(参与采写:许畅、魏蒙)(完)

相关新闻